CELEBRITIES PRESS (HK)
  

 
 
 
 
   

無罪囚徒劉霞 奔自由留彩霞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7.12,A21版
上網:2018.7.14
字數:原文1,888,上網3,060


 
圖1,劉霞抵達芬蘭赫爾辛基機場的「燦爛笑臉」,與「脫北」前的愁眉苦臉,是不同的人生「場景」。網絡圖片。


  關鍵詞:無罪,囚徒,株連,監控,亮劍,講政治,自由,人權,7.10重生
  相關人物:劉霞,劉曉波,劉暉,默克爾,高克,李克強,溫家寶,胡耀邦,廖天琪,毛澤東,特朗普

  劉霞於10日離開北京,飛往芬蘭轉赴德國柏林。這是她的「7.10重生」,生命旅程的「再出發」;在自由的社會生態,她將留下人生彩霞。

  劉霞獲准赴德國,是以治病的名義,其弟劉暉未獲准陪同照料。他被視為官方「牽制」劉霞的「人質」,要是劉霞高調接觸傳媒「亂說亂動」,他可能因被強加的「詐騙罪」而重入牢房。不管他的命運如何,劉霞奔向自由諒是不歸之路。

  劉霞以「無罪」之身被軟禁8年(2010—2018),突然在李克強訪德時獲解脫,涉及的因素似有跡可尋;而劉霞失去人身自由涉及的體制弊端,則頗值得探索。本文試析這兩個話題。


圖2,「脫北」前的劉霞。德國之聲圖片。

  1.國際援救下 7.10重生

  受丈夫劉曉波政治事件牽連,劉霞被變相軟禁。這幾年政局左轉,她受到的監控更苛嚴,精神處於崩潰邊緣。

  她的「7.10重生」,涉及西方政府、NGO和全球文化人的人道關懷,也關乎國際政治的變化。

  西方的人道關懷和援救,有長時間的積累。援救的最大理由,是她並無涉嫌犯罪,北京官方亦沒有稱她是「罪犯」,卻自2010年起被監視居住,這是官方違法、侵犯個人的自由。

  聯合國的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日內瓦)、德國總理默克爾和前總統高克等,一直呼籲恢復劉霞的人身自由,讓她外出治病。近幾個月,他們的人道援救更為進取。

  7月4日,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發表人權專家關切她健康狀況的聲明,表示「對有關劉霞健康狀況惡化的報道感到不安。據報道,她被局限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並遭受著嚴重的心理困擾。」

  聲明提到「劉霞既沒有被指控進行過任何犯罪活動,也沒有被指控犯有刑事罪」,北京當局應讓她「自由地在任何地方尋求醫療和心理治療,包括在中國境外」【註1】。

   在此聲明發表前,美國筆會中心(PEN American Center)發起文藝界共同行動,呼籲北京停止對劉霞的軟禁。參與者有《紐約三部曲》作者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庫切(J. M. Coetzee)等。
  
  在今年的上半年,德國與紅色中國(紅中)的人權對話,亦持續展開。

  2.與歐洲對話 抵制貿易戰

  7月9日,李克強總理與默克爾總理在柏林會談,發表的公報雖著墨於經貿合作、維護多邊主義、反對貿易戰;但相信有人權方面的對話、磋商。李氏在記者會上曾表示,會以人道原則,就人權個案展開對話。

  默克爾對紅中人權狀況的持續關注,對推動改善人權的強烈訴求,對邀請劉霞赴德治病的表達,應是催化「放人」的一大因素。

  在北京「雲端」,總書記主導外交活動的重心,在美、俄、東北亞和上合組織,總理則偏重歐洲和東盟諸國。先後的總理溫家寶、李克強,扮演對德外交的進取性角色,與默克爾相處融洽。對於社會事件、緩解官民緊張關係,他們相對比較開明、寬鬆。在這次「放劉霞一馬」的決策中,李克強或有進諫之力【註2】。


 圖3,李克強訪德國,與默克爾一起檢閱儀仗隊,兩人笑容滿面。網絡圖片。

  3.與德國對話 似有小讓步

  德國、歐盟與紅中的人權對話,小有進展,關乎國際政治變化特別是中美貿易戰的激盪。

  特朗普不按理出牌,到處樹敵,直接與北朝鮮談「棄核」【註3】,又打貿易戰,使紅中有強化與歐洲對話的「策略需求」。

  此外,幾個月前北京「雲端」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口號,聲稱「中國方案」和「中國智慧」引領全球治理,受到歐、美冷遇。紅中更迫切增強在歐洲的外交遊說,其中與中歐、東歐諸國的對話論壇,推動「16+1合作」;對歐洲領軍者德國更有「深耕」,想在深入「耕耘」中緩和與歐洲的關係,增加反單邊主義、反貿易戰的助力。

  在反擊美國、遊說歐洲維護「世貿框架」的宏觀策(戰)略之下,在力圖創造與歐洲的新外交格局中,紅中對人權談判讓一小步,可謂芝麻小事。

  4.受政治株連 陷囚徒困境

  劉霞被軟禁8年,暴露「一黨領導」體制的弊端。首先,是社會沒有真正的法治,缺乏制約權力的有效制度。

  在各級當權者集權之下,家長意志或地方長官意志高於法律、司法;法定的司法程序,常因「政治需要」而消失【註4】。

  執政黨主導制訂的刑法,有「罪刑法定」原則;刑事訴訟法規定,罪與非罪由法院裁決,未經法院依法裁決,「對任何人不得確定有罪」(第12條)。劉霞沒有任何罪嫌,未經任何司法程序就被監視居住,實是被剝奪人身自由。

  這種違法行為持續8年,是毛澤東式的後延政治株連、迫害。劉霞之夫劉曉波因追求憲政民主、擬草〈○八憲章〉,被指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判刑11年。他即使是「罪犯」,劉霞不應被株連。

  5.後延之監控 毛模式翻版

  毛時代的黑五類(地、富、反、壞、右),受關、管、殺的鎮壓,妻子、兒女等家屬也受歧視或迫害,每有政治運動往往成為「鬥爭對象」。例如,1964年的農村「四清」(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地、富及其家屬備受折磨。當時任中共陝西省委第一書記的胡耀邦另有「看法」:「土改時確係地富成分,但幾經滄桑,現在剩下孤老殘疾,生活相當貧困。」【註5】他認為,不應再把他們重劃為階級敵人。這是尊重事實的人道情懷。

  這幾年,官方強調「講政治」、編造「敵對勢力」,又回到毛的「狠鬥」之路。在「敢(強)亮劍震懾力」的口號下,對劉霞的後延監控,是毛「階級鬥爭」模式的翻版。


 圖4,BBC為劉霞、劉曉波特輯配的一幅漫畫,是關於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 1903-1950)的《1984》話題。

  6.放劉霞一馬 三者有默契

  接近劉霞的國際中文獨立筆會會長廖天琪,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說,劉霞是北京當局的「一枚棋子」【註6】。在局外人看來,「棋子」背後還有無形的遙控之手。

  「放劉霞一馬」之舉,是紅中與德國對話中的妥協,必有雙方與劉霞三方都可接受的默契:低調化取向(勸阻劉霞勿高調揚聲)。

  「7.10重生」的劉霞,諒能耐住寂寞過一段「低調」生活。

  我有此判斷,涉及兩個因素,一,她還不是真正的、完全的「自由人」,「老大哥」無處不在的恐懼,仍未離去;二,她並非「政治人」,還缺乏關於自由、人權、民間社會的宏觀視野。

  小說《1984》中的「老大哥」式監控和社會恐懼,給被軟禁者的創傷沉重。劉霞雖已踏足於德國的自由土地,但「不能亂說亂動」的政治陰影,仍不可能消失。

  2017年7月20日,在〈思維漫步〉發表之拙文〈官方有四自信 何不放行劉霞〉,有這樣的判斷:

  「從多年電視採訪談話及其他研究載體判斷,劉霞不是『政治人』,看不出她對政治話題的濃厚興趣和辯才,她是喜歡寫詩的女性、深愛劉曉波並支持理性的社會抗爭。

  劉霞對現實政治不甚了了、更不熱中於政治活動,軟禁8年的資訊隔閡,是她需要修補的「視野斷層」。

  7.脫北後補課 建立新視野

  對剛「脫北」(脫離軟禁地北京)的人來說,先治病、休息,既是生理、精神層面的需求,也是對「默契」的承諾。

  在休養生息中好好「品嘗」德國「免於恐懼的自由」,並逐漸了解、體認現代化文明社會的自由和人的尊嚴,是人生有意義的「補課」。

  在「補課」後,如果能走出「老大哥」式的政治陰影,盡一份為民請命的社會責任,理性地為民間社會和弱勢群體發聲、維護人權,正是生命旅程「再出發」的意義。

 註1,https://www.ohchr.org/CH/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3322&LangID=C
 註2,丁望:溫家寶論借鑑 毋忘歷史悲劇,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20503.htm
 註3,丁望:美朝和平願景 在虛無縹渺中,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80614.htm
 註4,丁望:八二憲法人權條款的白條化,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0141201.htm
 註5,張黎群等:《胡耀邦傳》,人民出版社(北京,2005),頁364。
 註6,德國之聲(柏林)2018.7.10。

 

      劉曉波、劉霞系列

        1.索爾維格之歌 為劉曉波祝福 
        2.為了○八憲章 曉波獻出生命  
        3.官方有四自信 何不放行劉霞 
        4.無罪囚徒劉霞 奔自由留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