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精英文摘:新儒家.現代化__________
余英時:民族主義的歷史脈絡 more

  首先是中共的意識形態的危機。馬列主義早已破產,一黨專政的合法性必須另找基礎。民族主義加社會主義似乎是最方便的出路。這雖是從前納粹主義的老路,但可以繼續壓制人民對民主和人權的要求,因為「民主」和「人權」都已被中共官方解釋為「西方的概念」,不合中國的「國情」。

金耀基:普世價值 more

  在今日全球化的時代,文化間交流或接觸多了,一個文化所認同的價值便被另一種文化圈所認同了,也就增加了該價值的普世性了。過去中國文化傳入日本、韓國,中國的價值也就為日本、韓國接受,中國的仁、義、忠、孝等價值也就有了跨文化性或普遍性了。

劉述先:港台新儒家 more

  中國傳統是有重大的限制,故必須吸納西方的科學與民主以開拓「學統」與「政統」,但必須維護原有的「道統」,於人人內在的心性找到源頭活水,以對治時代虛無、衰頹的風氣。牟宗三的思想又經過轉化而由弟子杜維明廣布於天下,關注的重點也兼及外王方面。

杜維明:儒家與法治文明 more

  儒家的道德說教都是面對精英的,它要培養出一批關切政治、注重文化,對宗教、對價值敏感,能夠參與社會建設的「士君子」。「士君子」在現代社會就是公共知識分子,他們通過媒體和各種場合提出對政治和社會重建的批評或改進意見,這是真正的協商政治。

湯一介:儒家與後現代主義 more

  傳統的或前現代的中國文化需要吸收啟蒙運動以來現代社會的一切積極成果,如自由、民主、人權等「對個體權利的關注和尊重」的思想,而非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