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上海文人熱議 海派大師徐訏

——新文學史.海派作家.徐訏之二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6.21,A23版
上網:2018.6.23
字數:原文1,888,上網3,623



 圖1,《我心徬徨——徐訏傳》封面,上海三聯書店,2008。


  關鍵詞:徐訏熱,海派大師,徐傳,公信力,香港時段,場景,敏感話題,探索,大輪廓,北大
  相關人物:徐訏,吳義勤,王素霞,王璞,馮芳,金鳳,葛原,徐尹秋,徐尹白,廖文傑,余冠漢,王瑤,丁易,劉綬松,唐弢,金庸,林語堂,普列史賓,高巴.曼太,陳受榮,蘇以新,丁友光,蔡文甫

  上海、南京的文藝界,對南來文化人及其「香港時段」的關注度提升。小說《風蕭蕭》搬上舞台衍生的5月轟動效應,使「徐訏熱」超越「張愛玲熱」。


圖2,不同版本的《鬼戀》封面及作者簽名。

  1.徐訏研究熱 新視角傳記

  胡溫新政時段(2003.3—2013.3)相對於前朝(江朝)的政策略為寬鬆,對學術研究、出版的限制亦放寬,文藝界了解、探索新文學史的空間大一些。一批研究者突破傳統的極左僵化教條,開拓新的研究範圍,衍生研究海派作家的新浪,出現「張愛玲熱」、「徐訏熱」。

  「徐訏熱」的標誌之一,是一群藝術探索者視徐訏(1908—1980)教授為海派大師,擬將具上海風情、現代文學特色的作品,如小說《鬼戀》等,再改編為話劇或電視劇上演。

  標誌之二,是新一代新文學史研究者,有一批人重墨於徐訏文學作品和文藝觀的研究。在已出版的著作、學位(碩士、博士)論文中,提出新的發現或見解。

  吳義勤、王素霞的《我心徬徨——徐訏傳》(下稱「徐傳」),於2008年在上海出版。這是徐訏第一本完整的傳記。在南來文化人的上海作家中,這是繼張愛玲之後的第2本個人傳記,被視為了解徐訏文學生涯、文學作品的「窗口」。

  在這本傳記之前,已有著名作家研究徐訏的專著出版,如王璞的《一個孤獨的講故事人——徐訏小說研究》等。將出版的著作,有馮芳的《向自由幸福創造進化——徐訏評論集》(2012前後完稿?);博士論文則有金鳳的《徐訏小說的詩性品格研究》(2012)等。

  2.小說體傳記 引港人戒心

  我不認識「徐傳」的作者,但知道他們對徐訏文學作品的研究,有長時間的積累;現在分別是山東師範大學教授、深圳大學副教授。在寫傳之前,吳氏著有《漂泊的都市之魂——徐訏論》。

  大陸出版的香港作家傳記或香港史事,有不少是隨意編造的東西,例如幾十本金庸傳記類圖書,大都是「小說體」的編造物。有的竟編造金庸住在域多利皇后街中央市場;有的說金庸創辦明報月刊時(1966),將連著編輯部的住宅打通以「方便進出」。這都是缺乏常識的笑話。

  這是香港讀者對大陸出版物有戒心的一個原因。

  3.傳記公信力 涉兩大因素

  出版物有無公信力,首先是研究文獻是否充實。

  「徐傳」的作者,獲徐訏第二夫人葛氏及其女葛原的支持。作者也會見過到訪的徐訏長子尹秋、女兒尹白,獲徐訏的書信等。香港的廖文傑(研究徐訏最熱心的一位)和余冠漢,提供了相關資料。這些資料來源,增實傳記參考文獻的基礎。

  衡量公信力的第二要素,是作者的寫作取向。大陸的新文學史撰寫,受無產階級專政論、階級鬥爭論「指導」,向「文藝革命家」和同路人大傾斜,強調延安文藝整風運動下「黨性文學」的「典範性」。從文革前王瑤、丁易、劉綬松的新文學史,到「四人幫」倒台後唐弢的官式著作,都是「一言堂」的產物,缺乏對「黨性文學」之外的客觀分析,排斥甚至抹黑徐訏一類非「自己人」的作品。

  「徐傳」卻能跳出左的僵化框架,對新文學史、海派作家、徐訏作品有相對較獨立的解讀。

  4.寫香港時段 缺場景描寫

  「徐傳」約24萬字,分為8章:童年歲月,北京的記憶,早期的文學活動,去國,遊子歸來,上海的苦悶,香港香港,回不去的家園。

  徐訏在北大唸完心理學碩士課程(1923)後的文學、編輯生涯,我粗分為4個時段:上海、巴黎時段(1933—1941),重慶、美國時段(1941—1946),上海時段(1946—1949,國共內戰時期),香港時段(1950—1980)。

  「徐傳」對上海、巴黎時段及童年、求學事描寫較多,對香港時段則缺乏「場景」描寫。猜想是作者對早期時段的線索跟得很貼,且遇上可採訪的「回憶者」;對於香港卻是陌生的,既未來過香港(頁321),更未有機會採訪與徐訏有深交的文人。

  「徐傳」著力於小說的分析,特別是《鬼戀》(頁107—112)、《風蕭蕭》(頁179—191),在香港創作的《盲戀》、《江湖行》、《時與光》和《悲慘的世紀》(頁245—254)。「徐傳」亦涉及詩歌、戲劇、散文和評論。


圖3,
《大陸的文壇與文人》(正文出版社,1964,香港)。

  5.觸敏感話題 批文革之禍

  就人生旅程而言,「徐傳」有大輪廓的敘述;就文學作品而言,則有較全面的介紹和評論。

  寫相隔幾代的前輩作家傳記,本是很難的事。彼此不認識、沒有交往,也難以取得有頻密交往者的可靠「回憶」,又牽連許多人不願談的「私隱」,撰寫者很難深入觸及人生歷程,不像文學作品一類的「研究文獻」,可提供精細研究的空間。在缺乏或沒有對話、溝通的困窘下,能有粗線條的輪廓,也就不錯了。

  「徐傳」有一長處,不迴避敏感話題。例如,徐訏從北大時的馬克思主義信仰者,到晚年「堅定的對共產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批判者」、自由主義者(頁37—48,246)。

  「徐傳」亦不迴避1949年後文藝清算和文革的評論。

  「徐傳」提到《十八年來之大陸文壇》時,說:「徐訏對建國後1949—1967這18年間大陸文壇的主要事件都進行了觀察、分析和研究」,「以對大陸文學敏銳及時的觀察和深刻的思辨引人注目」,「在今天來看仍然是有價值的」(頁264、265)。


圖4,連載稿《十五年來的大陸文壇》,在明報刊出的書影,1965。

  6.十八年文壇 澄清一些事

  《十八年來之大陸文壇》原題《十五年來的大陸文壇》,並未出書,亦非徐訏教授一人撰寫。1950年代的文藝事件,早由他撰完,是兩個長篇評論:〈「鳴放」到「下放」〉和〈大躍進後的大陸文壇風雲〉(後一文署名蘇以新),收入胡祖文(徐訏)編譯的《大陸的文壇與作家》(正文出版社,1964,香港)。
 
  此書除收入上述兩論文,還有下列論文:

  普列史賓:作為序幕的過去;
  林語堂:「五四」以來的文學;
  高巴.曼太:延安與宮門;
  陳受榮:管制下文藝的主題與傾向;
  丁友光(丁望):一九六○以來大陸文藝界的事件。

  徐訏教授是我的老師輩年長朋友。1964—1970,常到他在跑馬地黃泥涌道寓所,聆聽他對新文學史的見解和文壇掌故。1964年,談論大陸文藝事件時,他分析這些事件可能是政治鬥爭的前奏曲,囑我對1960年以來的文藝事件多留意、多研究;他又提到擬整理《大陸的文壇與文人》中的兩篇論文重新發表,並囑我續寫1960—1964的文藝事件,讓知識界多了解文藝事件背後的種種。

  徐老師聯絡明報創辦人、社長、總編輯金庸,提到有《十五年來的大陸文壇》書稿,能否在明報發表?金庸表示可馬上安排刊出。於是,他的舊文和我的續稿在明報自由談版連載(1965—1966),我還補了「再批判與反右傾」一節(1958—1959),全文約13萬字,連載120多天,我撰寫的部分署名丁友光。這是我有責任澄清的事實。


5,徐訏教授論文集《懷璧集》、《個人的覺醒與民主自由》封面。

  7.社會思潮論 徐傳著墨少

  對於徐訏的文藝理論和社會思潮論,「徐傳」只是點到而未深入分析,是本書較弱的一環。

  它稱《個人的覺醒與民主自由》,「是有理論建樹的文論作品」(頁266);分析卻不多。對《在文藝思想與文化政策中》和《懷璧集》,也只是「帶過」。

  對於「五四」以來的新文化運動、社會思潮、文學現象,徐訏以寬廣的視野深入分析,情繫人的獨立個體、人格的尊嚴,論析個人主義、自由主義、人道主義,也批判把人工具化的極權主義。其見解體現於上述3本論著。「徐傳」如有修改再版的機會,寫作環境又改善,盼能多著墨這方面的話題。

  「徐傳」有錯寫之處,例如稱蔡文甫是《中國日報.副刊》主編(頁283),「國」應為「華」,港台文藝界習慣寫《中華日報.華副》;再如書名《個人的覺醒與民主的自由》(頁266)多了一個字(「民主的毛由」應為「民主自由)。

表,徐訏抒情詩/夢.幻


 上海時段
(1932—1941)
(1946—1949)

 香港時段
(1950—1980)

暈船的幻歌

你看白天日光怎樣撫摩,
夜堣謔漇蝻丳C娑,
還有那小鳥一陣陣低歌,
催花開,催花醒,
於是萬千的花兒,
溶成了一團火。

這火抱在霧胸,
霧抱在雲懷,
雲睡在天中,
萬物融成了一個,
我尋不出我自己,
我就消失在那叢火。

你聽那樹尖兒叮咚,
那湖水兒錚錚,
還有小蟲兒各訴心胸,
催花醉,催花睡,
於是萬千的花兒,
幻成了一個夢。

這夢化作了霧,
霧變成了雲,
雲散化為天,
我就消失在夢中。

(1939,上海)

你的夢

寄在遙遠的過去,
寄在渺茫的未來,
在漆黑的夜堨耵齱A
你的夢,
如今該已經成熟,
像樹上的果子,
在秋天的無葉的枝上,
搖搖欲墜,
搖搖欲墜,
無聲地落在
潮濕的泥土上,
化為氣,
化為煙,
化為泥,
化為我期待中的
芬芳纏綿與綺膩。

而我在——
在天與地間,
在神與獸間,
在肉與靈間,
在愛與恨間,
在寂寞與熱鬧間,
在如許矛盾間,
我在浮動,飄流,升降,
在嘆息,在哭泣,在呻吟。

那灰色的煙蘊堙A
乳白色的笑,
透明的啜泣,
人間充滿喜怒的嗚咽。
人間是燦爛,
人間是暗淡,
人間是地球在太空中
蒸發的一層煙蘊。

而我在——
在你透熟的夢中
浮動,飄流,升降,
化在灰色的煙蘊中
嘆息,哭泣,呻吟。

(1967,香港)
原載明報月刊1969年4月號(總第40期)


       現代文學研究系列

    1.曾被魯迅圍攻 黃震遐獲翻案(上),2015.7.30
    2.曾被魯迅圍攻 黃震遐獲翻案(下),2015.7.30
    3.徐訏上海光環 《風蕭蕭》上舞台,2018.6.7
    4.上海文人熱議 海派大師徐訏,2018.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