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官說剝爛菜葉 驅趕低端人口

  ——驅趕「低端人口」.三之一

丁望


原題:1.官說剝爛菜葉 驅趕低端人口,2017.12.14,A21版
   2.高端和尚打傘 低端困於三斷,2017.12.21,A21版
   3.驅趕低端人口 違行政強制法,2017.12.28,A19版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
三之一.上網:2017.12.28,更新2018.1.3
字數:原文1,888,上網3,186


 圖1,聚福緣公寓「11.18大火」引發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動。網絡圖片。


  關鍵詞:低端人口,驅趕,三大,剝爛菜葉,舉旗亮劍,真刀真槍,刺刀見紅,狠三招,酷寒,三斷

  北京城內外的氣溫,在零下8度上下,比香港冷了一大截。從電視屏幕再現的場景,感受到大地冰封的酷寒,被暴力驅趕「低端人口」,倉促撤離的狼狽和痛苦,仿佛聽到唐代詩人白居易(772-846)的詩句:「可憐身上衣正單,……夜來城外一尺雪」,「百姓多寒無可救,……耳埵p聞飢凍聲」。

  1.天寒地凍中 民工失家園

  天寒地凍,地方官竟有斷水、斷電、斷暖氣(或收繳以煤球取暖的煤爐)的「斷然措施」(三斷)。被稱為「低端人口」的外來民工、小販,在1至3天內必須遷離。在暴力驅趕之下百般無奈,令許多人有「殘忍」之嘆。

  據媒體的採訪實錄,有民工稱:「一聲令下,措手不及」,「保安突然出動,敲碎窗玻璃,太野蠻了」。

  寒風凜冽,「低端人口」竟連可擋風雪的「小窩」也被毀了。

  驅趕「低端人口」的近因,是「11.18大火」引發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行動(「三大」)。
 
  北京市官方以「三大」之名,清拆違章建築和民房,迫居民(絕大多數是外來民工)遷移;亦藉口「不符條件」取締一些企業(以粗放型加工業為主),以「倒逼……低端業態疏解騰退」,收回土地發展新項目。

  這是5年來,最受關注的一次社會事件。本系列的分析分為三部分(分三次上網):
  一,事件的輪廓,「雲端」和「高端」的官話;
  二,暴力驅趕「低端人口」,違背行政強制法等法律;
  三,驅趕行動缺乏法定程序,引起的社會爭議。

  2.舉旗和亮劍 三斷逼遷離

  「11.18大火」釀成19死、8傷,受害者大都是外來民工。火災究竟是意外還是有人縱火,傳說紛紜。有網民留言謂有希特勒縱火國會(1933)之嫌,以便加快逼遷。官方則強調違章建築的隱患。

  「11.18大火」發生於大興區(原稱大興縣)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事後,大興、朝陽、昌平、海淀等區的「城中村」(城鄉交接處),成為「三大」的「突擊點」,那是外來民工和本市(有北京市民戶籍)弱勢群體聚居之地。

  《北京日報》稱,朝陽區的「三大」,以「四不兩直」方式迅速展開:不發通知、不打招呼、不聽匯報、不用陪同,直奔基層、直插現場。

  這是「舉旗亮劍」和「只爭朝夕」的政治運動模式,力逼「低端人口」限期遷離。

  強制搬走的時限只有幾天甚至1天,沒有當事人陳述、申辯的空間;官方沒有安排暫時安置的「中轉站」,更不提及補償。限期一到,官方便「三斷」,以達致驅趕的「立竿見影」(高效率)。

  區、鄉鎮、村的官吏,指使無執法資格的保安甚至黑社會嘍囉,手持木棍、鐵錘暴力逼遷。北京財新網透露,大興區西紅門鎮政府於11月22日發出「通知」,限令住戶在23日全部撤離,停水、斷電則從22日晚間開始。財新網慨嘆:
  
  「通知來得非常突然,限定的撤離時間緊迫。不少租戶稱他們在拆除前兩個小時才接到通知。」【註1】


 圖2,北京市郊「城中村」的政治標語:「清退低端人人有責」。網絡圖片。

  3.雲端論疏解 說全球典範

  驅趕「低端人口」,與北京「疏解非首都功能」有關。

  「疏解」的意涵,一指在北京市通州區設首都的副行政中心,在河北則設雄安新區,作首都的右翼;二指將「非首都功能」類的部分機關、學校、工廠、企業,搬到通州或新區,並減少市中心人口。這是「新時代」的「雲端設計」。

  「雲端」之下的北京市「高端」官員(具政治局委員身份,列位於「黨和國家領導人」),負「疏解」執行任務。執行的重點,是「低端人口」遷離「城中村」。

  8月上旬,北京市一哥發表〈奮力開創首都發展更加美好的明天〉一文,強調深入貫徹「總書記視察北京重要講話精神」,用「總書記重要思想舉旗引路」,以北京市為中心「建設世界級城市群」,並成為「世界超大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典範」、「引領世界創新的新引擎」。

  4.高端說刺刀 還有狠三招

  他提到的「疏解」,是要北京「減重減負」,在拆除、搬遷中「騰退空間」,並特別強調「捨掉白菜幫子,得到菜心」【註2】。

  北京人喜吃港人稱為「黃芽白」的大白菜,剝掉外面殘、爛的菜葉(幫子),堶惇O好吃的嫩菜心。

   剝爛菜葉之說,原意或是指剷除殘、破、髒、亂的角落,騰出空間興建現代化都市建築群。老百姓卻有「現實聯想」,解讀為驅趕「低端人口」以「淨化」北京市。


   更令「低端人口」和知識界不安的,是一哥的「刺刀見紅」說,慨嘆「文革語言」又來了。據電視台的視屏,一哥說大清查整治「就是要真刀真槍,就是要刺刀見紅,就是要敢硬碰硬」【註3】。

  在北京市一哥之後,北京市豐台區區委書記說「狠三招」,稱驅趕行動要「實招、狠招、快招」。他說:「什麼是狠招,剛才我說的,我們公安、城管、執法部門,我們檢察院,我們黨委、紀委、組織部門、宣傳部門配合起來,來硬的!最硬的招就是涉嫌危害公共安全,拘起來」【註4】。

  這樣的狠話,是為「敢(強)亮劍震懾力」(或稱「舉旗亮劍」)下註腳,突顯「敢想、敢說、敢幹」。地方高端官員、中端官員(廳級)說狠話,不足為奇,早是「新常態」。

  在強制驅趕行動前後,不少農民工子弟學校被勒令關閉,學生中斷學業,大都被迫回鄉,被驅趕的農民工家庭處境可憐。

  5.構雲端仙境 留低端活路

  就提升大都市的現代化程度而言,官方的「疏解非首都功能」,把市中心的部分機關、企業和人口,疏散到遠郊或鄰省,是城市治理的一個取向,大可以兼顧民疾的和平方式推進,不應訴之於非法手段。

   包含「大國首都」和世界超大城市「典範」的宏偉工程,不要急於求成,不要迷信「舉旗亮劍」有「立竿見影」的「行政效率」。

  官方必須依據行政強制法,在施展公權力時兼顧民情,體恤民疾,正視不同族群、階層的切身利益,建立對話、溝通渠道。切忌「我說你聽」和「你怕我」的霸道、霸氣;別以「敢想敢說敢幹」的粗放模式,侵害弱勢群體的人格尊嚴和權益。

  有帝王氣的新型「大國首都」,或有「雲端」仙境,也有地方「高端」官員的「功勞碑」。但是,不應以暴力驅趕手段,堵住「低端人口」謀求衣食的活路;現代化的大都市,也需要「低端人口」的勞動、服務。在推展宏偉工程時,可否有一點人道情懷?

 註1,http://china.caixin.com/2017-11-24/101175981.html
 註2,http://bj.people.com.cn/n2/2017/0807/c14540-30575644.html
 註3,
https://www.facebook.com/cablechinadesk/videos/vb.265944843550009/6317435846070/?type=2&theater
 註4,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7dfFyPMc40

表1,北京驅趕「低端人口」事略

0.日期,引題

 概要

1.2017.8.7,人民日報刊出
  北京市委書記蔡奇文〈奮
  力開創首都發展更好的明
  天〉

.堅持以「總書記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工作」,
 把北京建成「世界超大城市可持續發展的典範」
 ,「拆除違法建設、整治開牆打洞……騰退空
 間 」,「捨得白菜幫子(按:剝掉爛菜葉),
 得到菜心」。

2.2017.11.18,11.18大火

.北京市大興區西紅門鎮新建二村聚福緣公寓大
 火,19死、8傷,大都是外來民工。

3.2017.11.19起,40天「三
  大」

.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大興、海淀、
 朝陽、昌平等地城中村大拆遷,驅趕「低端人
 口」。

4.2017.11.25,財新網(北
  京)報道「被清退的外地
  人」

.稱三大專項行動,「以聚福緣為圓心,周邊公
 寓、超市、旅館迅速停業、搬遷,不給人以任
 何喘息的時間」。

5.2017.11.26,上百名北京法
  律、教育、文藝界知名人士
  發表公開信

.呼籲停止驅趕外來人口,指驅趕行動是違法的、
 踐踏人權的惡性事件,是對公民生存權、就業
 權和人身自由、人格尊嚴的侵害;
.發起人:賀衛方、張千帆、展江、鄢烈山、笑
 蜀等。

6.2017.11.26以來,外國媒體
  廣泛報道評論事件

.26日,英國衛報稱北京「殘暴」驅趕北京外來
 打工族;
.30日,美國紐約時報稱北京成千上萬人被驅趕,
 流離失所。

7.2017.11中下旬(?),北
  京市委書記、豐台區委書記
  說狠話

.北京市委書記說,「三大」整治「要真刀真槍,
 要刺刀見紅」;
.豐台區委書記說,要用狠三招:實招、狠招、快
 招。來硬的,最硬的就是拘起來。

8.2017.11下旬,公益團體援
  救行動被令停止

.北京等地民間公益團體北京工友之家、同舟家園
 等,對11.18大火遇難家屬、被驅趕外地民工,
 提供短期有限的援救,當局責令停止;
.官方紅十字會和團、工、婦未伸出援手。

9.2017.12.8

.大興區新建村等村居民請願,要求停止暴力驅
 趕。

本網編表,2017.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