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系列

紅與黑新納粹 偏見仇恨暴力

「愛國」爭議.九

丁望

原題:新納粹主義熱 偏見仇恨暴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8.17,A17版
上網:2017.8.24
字數:原文1,888,上網2,312


 圖1,希特勒舉手禮,在德國是違法的舉動。網絡圖片。


  關鍵詞: 新納粹,極端派,紅與黑,基因,白人至上,優越感,假想敵,偏見,仇恨,暴力

  極右新納粹和三K黨的「八一二騷動」,打破了美國維吉尼亞州夏洛特維爾市(大學城)的平靜。反種族歧視的自由派,挺身而出抵制。

  對於充滿偏見、仇恨、暴力的新納粹集會,許多國家領袖予以譴責。德國總理透過政府發言人,指責極端民族主義(種族主義)者鼓吹仇恨的邪惡。

  「八一二騷動」前,北京遊客在柏林公眾場地行希特勒舉手禮被捕(八月上旬),也引起社會關注。

  紅黑極端派 希特勒幽靈

  兩件事雖互不相連,但許多人因這兩件事對新納粹主義更有戒心。

  新納粹主義即極右的極端民族主義,有希特勒政治基因,以偏見、仇恨、暴力令人們有恐怖感。新納粹不僅在歐洲復活,也在美國燃火。

  在中國大陸,左與右的概念含義不同。現在西方國家、自由社會所稱的右翼、極右翼,在中國大陸是左派、極左派;極左派含極端民族主義派和極端毛派(網民稱「五毛黨」),通稱極端派,與新納粹、二戰時的法西斯有相似之處。

  極端民族主義類似清末的義和團或毛文革的紅衛兵,迷信民族復興夢或階級鬥爭口號,崇拜偶像;極毛派則特別盲目崇拜毛,視他為「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之神,不容批評其過錯,如同二戰時納粹黨成員對希特勒的崇拜和絕對服從。

  本文以歷史比較的視角,試析西方和「一黨領導」體制下的黑色極端派、紅色極端派。


  八月上旬的希特勒舉手禮事件,是偶發的,但關乎長期崇拜希特勒的沉澱。涉事的旅客,分別出生於1968年(49歲)、1981年(36歲) ;行舉手禮而互相拍下照片,是違法之舉。按德國刑法典86條的規定,使用違憲組織的標誌、喊「希特勒萬歲」或行希特勒舉手禮,都可能被罰款或判刑。

  中國大陸不少青、中年人崇拜希特勒,迷信類似納粹烏托邦的理念,黑市書攤中的《我的奮鬥》(希特勒傳)是熱賣書,流傳甚廣。

  紅色極端派對希特勒「國家社會主義」有好感,傾向於集權(極權)化和強人政治,被視為北京政界新權威主義的擁戴者。

  這種紅色新納粹,與義和團「痛打洋鬼子」的亢奮、紅衛兵的「造反有理」交纏,衍生多年前攔截日本豐田汽車砸毀洩憤騷動【註1】,今年則有「圍剿」韓國零售企業樂天報復(因韓國部署薩德導彈)。街頭的騷動參與者,視暴力行動為大國崛起的「表現」。


 圖2,反種族歧視的自由派挺身而出抵制極右新納粹和三K黨。網絡圖片。

  基因優越感 鬥爭假想敵

  黑色和紅色極端派的相似處,首先都不能正視種族、文化、利益多元化,有高高在上的自我優越感,自認是社會的新精英階層。

  「八一二騷動」的主導者,是白人至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紅色極端派則有紅色基因至上者,在「愛國主義」外衣下,自認是「階級鬥爭積極分子」,擺出「唯我正確」的姿態。不管是黑色還是紅色的極端派,都有很強的排他性,缺乏包容的胸襟。

  排他性太強衍生第二個特點:編造敵人,設定暴力鬥爭的對象。

  「八一二騷動」的白人至上主義者、三K黨,有早已設定的敵人,對付堅持自由、平等、民主理念和反種族歧視的群體。

  在政局左轉下,紅色極端派高舉毛紅旗,重提階級鬥爭論,回應當今掌權者的敵對勢力論、西方西化和亡我圖謀說,參與編造敵人,以敵對勢力論圍攻自由主義分子。

  當權階層與極端派的敵對勢力論,引起北京等地知識界思考群的焦慮。去年8月《炎黃春秋》被接管前,知識界敢於進諫者尚有一小片網絡上帖空間,他們力陳任意造敵的偏失。清華大學社會系名教授郭于華呼籲:「不要把各種各樣的意見都視作敵人」,改變「高壓維穩的思維方式」,應正視權力過於集中。【註2】

  改革家胡耀邦的三子胡德華說:「納粹黨的敵人,是按照身份來劃的,……只要你是人民的敵人,就要對你實行嚴厲的專政。」

  他嚮往南非的種族和解與曼德拉不編造敵人的政治器度:

  「如果他上台把壓迫他的人打倒在地,就不是曼德拉了。在新南非,只要沒犯罪,不管你是黑人還是白人,資產階級、無產階級,一律是南非的公民。」

  極毛派鬧場 于幼軍停課

  基因優越感和隨意編造敵人,暴露了黑色、紅色極端派的另一特點:偏見、仇恨、暴力。

  極端派排斥人人平等的價值觀,燃點仇恨之火。偏見、仇恨的激化,往往演變成暴力行為、「你死我活」式的政治鬥爭。


  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 1906—1975)的名著《極權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Totalitarianism),論述極權主義催生希特勒崇拜熱和斯大林崇拜熱。

  在「對敵鬥爭」中,紅、黑極端派有希特勒基因,或斯大林、毛澤東基因,維護偶像絕對權威的訴求甚強烈,往往訴之於暴力恐嚇。

  「八一二騷動」關乎南北戰爭(1861—1865)的南方(南邦)聯軍總司令羅伯特.李(Robert Edward Lee, 1807—1870),他是農奴制度支持者,新納粹和三K黨阻撓公園遷走羅伯特.李的雕像。

  紅色極端派在這幾年重振毛神壇,到處增豎毛雕像,反對學者批評毛的人民公社是農奴制;又常聚眾阻撓批判毛文革的校園學術演講,強入大學校園,包圍、辱罵相關的教授或演講者。在廣州中山大學,講〈文革的緣起和發動〉的于幼軍,受自北方南下的極毛派圍攻干擾,被迫停止授課。

  以愛國為名 露殺戮狼性

  前幾年因國際足球賽日本隊獲勝引發的「鬧場」、砸擊日本牌子汽車,就是偏見、仇恨噴發下的極端民族主義暴力。

  最近放映的《戰狼2》,被稱為「愛國主義主旋律電影」。以紅色退伍軍人在非洲指揮撤僑的話題,宣揚「大國崛起」和話語權。

  在宣揚極端民族主義、「非洲救星」英雄主義之下,突出向「老爹」(美國僱傭兵)報復的「大國崛起」心態,對「敵人」的狼性:大殺戮(連「敵人」的家屬包括小孩都殺了)。

  
北京戲劇學教授尹珊珊說,這種血腥殺戮不是什麼「民族自豪」,而是「施虐狂」(大意)。《紐約時報》發表駐北京記者儲百亮(Chris Buckley)的述評〈《戰狼2》點燃中國人的鷹派愛國主義激情〉,稱影片配合官方倡導的「鷹派愛國主義精神」【註3】。

 註1,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21120917.htm
 註2,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106.html
 註3,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70817/china-wolf-warrior-2-film/du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