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老左猛批憲政 引發網絡大戰

丁望

原載:信報2013.6.13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5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6.15


文革期間的個人崇拜活動。

  關鍵詞極左派,大批判,憲政論,社會主義憲政,憲政社會主義,八二憲法,人民民主專政,無產階級專政,體制內左派,體制內深改派,自由派
  評介人物江平,蔡霞,陳光中,王超,尹德慈,何勤華,李步雲,賀衛方,張千帆,許崇德,韓大元,李林,楊曉青
  引述歷史典籍:不法法則事毋常,法不法則令不行(管子.法法)

  北京極左派以「反自由化」為名,在知識界掀起「大批判」,批判的重點之一是憲政論。

  他們以毛澤東的無產階級專政論和九十年代的敵對勢力論、反和平演變論為「主旋律」,指責憲政論是資本主義的東西,這是九十年代「問一問姓資還是姓社」政治清算的翻版。

  圍攻憲政論的「代表性」文章,是中國人民大學(北京)教授楊曉青的〈憲政與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較研究〉,發表於《紅旗文稿》(《求是》雜誌管轄的期刊)。它指責憲政論違背毛的政治方向和馬克思主義。它說:「毛澤東結合中國國情命名的人民民主專政,即實質上的無產階級專政,……是馬列主義的精髓。」

  所謂無產階級專政,實質是執政黨專政甚至是執政黨主要領導人專政。無產階級專政論,源自馬克思、恩格斯的「專政說」,與列寧(1870-1924)在《國家與革命》(1917)宣揚的暴力專政有更近的政治血緣,列寧稱國家是「用來鎮壓某一階級的暴力組織」。

  左派深改派 自由派論憲

  無產階級專政的執政觀,加劇「一黨領導」的體制弊端。近幾年,北京政界、學界針對體制弊端,有實行憲政之議。

  對於提出憲政論者,北京流行「二分法」,一是體制內學者,二是自由化(有的稱資產階級自由化)學者。

  本欄持「三分法」:體制內左派、體制內深改派、自由派。

  以許崇德、韓大元和李林為代表的體制內左派,提出社會主義憲政論。許、韓是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李為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所長。

  體制內深改派,有中國政法大學原校長江平(82歲)、中原政法大學原校長陳光中和中央黨校教授蔡霞等。江平提出憲政社會主義論。

  自由派的北大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張千帆等,提出的憲政論未加社會主義標籤。

  社會主義憲政與憲政社會主義有何差異,北京學界還未有論析文章發表。本欄的解讀是,差異在於主詞及其相關的定格。社會主義憲政即社會主義的憲政,主詞(主語)是「憲政」,其前的定語是「社會主義的」。這是對憲政的定格,給憲政加上社會主義的標籤,如同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經濟體制改革。

  憲政社會主義即憲政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是主詞,「憲政」是對社會主義的定格。其意涵是實行有憲政規範的社會主義,或曰法治的社會主義。江平接受《中國民商》專訪時說:「我們希望能提憲政社會主義。……強調特色(按: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容易走向人治,而強調憲政才能夠走向法治。」

  憲政限公權 保民自由權

  在人類歷史上,憲政的提出和實施,有很長的時間。「一黨領導」體制下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卻遠離真正的法治軌道,憲政仍是遙遠的「中國夢」。

  美國憲政學者斯提芬.埃爾金(Stephen L. Elkin)等編著、芝加哥大學出版的《新憲政論──為美好的社會設計政治制度》(New Constitutionalism: Desiging Political Institutions for a Good Society),論及西方傳統憲政論的主題,「是要設計一些政治制度來限制政治權力的行使」,社會成員的權益獲得保護而不受侵害,以避免專制統治。

  北京的憲政論者,不管是那一派,其憲政理念都包含限制公權和保障民權兩個方面。一是依據執政黨主導制訂的八二憲法,依憲治國,建立包含限制執政、施政權力的法治;二是實施八二憲法保障人民權益的條文。
韓大元的〈樹立憲法權威推進依憲治國〉稱:「憲法的核心精神就是規範公共權力運行以保障公民基本權利的實現。」他又說:「法治思維首先是憲法思維,特別是執政黨要樹立憲法理念,尊重憲法文本,弘揚法治精神,真正成為遵守憲法和法律的模範。」

  中共中央黨校的《學習時報》,發表王超、尹德慈的〈服務型政黨需要憲法思維〉(2013.5.27)。作者說:「建設服務型政黨基於憲法理念,以憲法理念提升政黨服務理念。……作為理念的服務要樹立憲法意識。不僅作為個人的黨員應該守法,更重要的是作為組織的執政黨必須守法,成為守法的先鋒隊,任何組織或者個人,都不得有超越憲法和法律的特權。其次,作為行為的服務要接受憲法和法律監督。這要求黨將執政行為納入到依憲執政和依法執政的法治軌道上來,自覺接受憲法和法律的監督。」

  各派的憲政論,大都觸及民主、自由、平等一類的普世價值。

  自由派的學者,比較關注西方憲政觀的不斷完善、憲政實踐的經驗包括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的制約。

  自由派和體制內深改派論及依憲施政時,比較強調以良法建立法治。華東政法大學教授何勤華說,憲政最為主要的要素之一,是「擁有現代意義上的憲法」。廣州大學法學教授李步雲說,憲政是「依據一部充分體現現代文明的憲法進行治理」。

  許多學者認為,八二憲法有一些好的規範,但未很好兌現,也有不少需「完善」之處。

  修憲以「完善」對公權的限制、對民權的保障,是憲政論的一個「內核」。中央黨校退休教授杜光的〈憲政是擺脫危機的最佳選擇〉(共識網2013.6.6)指出,八二憲法「還有一些有利於專制統治的內容。如序言堛漸|項基本原則,條文堛漱H民民主專政……一直是執政當局施政的基本方針。」

  初階式法治 與西化無關

  實行法治或憲政之論,大體是依據八二憲法施政的構想,即使有人主張修憲「把八二憲法改良」,也只是「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低端訴求,不是要(也不可能)實行西方文明社會的高端法治。

  八二憲法保障民權的條文必須有效「落實」,是社會普遍的期望。怎可以扯到「西化亡我」?

  《管子.法法》謂:「不法法則事毋常,法不法則令不行。」執政者不依合法的手段施政、建立權力邊界,是「非常態」;不依法執政、施政,政令便難以暢通。建立「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初級法治,是釋放民怨不可或缺的政治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