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狂生夜坐說鬼 炮轟金門整人

丁望

原題:金門炮戰60年 打而不登策略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8.23,A17版
上網:2018.9.6,更新:2018.9.18
字數:原文1,888,上網3,983,更新4,033


圖1,金門前線的碉堡,刻印金門民眾的「集體回憶」。網絡圖片。

  關鍵詞:823炮戰,炮轟金門,狂生夜坐,說鬼,暢想,三面紅旗,720泳池決定,解密檔案,兩撤,打而不登,斷而不死,共同艦隊
  相關人物:毛澤東,蔣介石,周恩來,彭德懷,黃克誠,俞大維,胡璉,趙家驤,吉星文,章傑,葉飛,聶鳳智,吳冷西

  60年前的8月23日,毛澤東下令炮轟金門。北京稱為炮轟金門,台北則稱823炮戰或金門炮戰。台灣軍民有紀念抵抗炮轟的活動。

  60年前守衛金門的第9師師長郝柏村(後曾任參謀總長、行政院院長),參與拜祭陣亡將士的儀式。

  823炮戰,是抗日戰爭(1937—1945)後的第二次國共內戰,第一次內戰在1946—1949年。

  毛的炮轟金門決策,是兩岸關係中的重要事件,與三面紅旗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總路線)息息相關,也涉及與美國的關係(大使級華沙會談等)、蘇聯的共同艦隊倡議。

  60年後的今天,事件背後的政治生態、外交角力,毛的戰爭與和平觀,對兩岸關係的可能影響,仍值得思索。2049年中共建政100年之前,諒有全面武攻台灣之舉。


  圖2,毛發動集會遊行抗議美英,表示「誓作阿拉伯人民的後盾」,1958.7.19《人民日報》書影。


  1.游泳池決定 炮戰兩階段

  中東事件(美國攻打黎巴嫩、英國攻打約旦、伊拉克革命推翻舊政權)後的7月20日,毛在中南海游泳池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軍委成員列席),作出炮轟金門決定,成立福州軍區福建前線指揮所部署行動,此即「720泳池決定」。

  前線指揮所由葉飛負責。當時,他是福州軍區(轄福建、江西2個省軍區)政委、中共福建省委第一書記;第一次國共內戰時,他曾任3野10兵團司令員、政委,1980—1982任海軍司令員。前線指揮所「規劃」的火炮近460門、飛機超過200架。

  按毛的意旨,福建前線空軍指揮所亦成立,由原志願軍空軍司令員聶鳳智主持【註1】。

  在「720泳池決定」之後,毛召開中共北戴河會議(政治局擴大會議,8月17至30日)。他於8月20日為炮轟金門最後拍板【註2】。北戴河會議的主要議題,是建立人民公社,推動大躍進(包括土法上馬、全民煉鋼的「大煉鋼鐵」),亦涉及炮轟金門的行動。

  炮轟金門的指揮所,實際設在北戴河一號別墅即毛的住處,葉飛在那堸鶡璈R令。葉的回憶錄稱,炮戰「自始至終」由毛「直接指揮」;「前線指揮員」的他,始終執行毛的命令【註3】。

  炮轟分兩個階段。

  第一階段,自8月23日至10月5日,實施實彈轟擊,陸海空軍封鎖金門對外運輸聯絡。

  第二階段,自10月6日至1961年12月,單日放實彈,雙日放空炮(紙彈,政治宣傳品)。

  1961年12月中旬,停止放實彈,只在單日放空炮(國軍亦以空炮回應)。

  1978年12月,中共召開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全黨工作」轉到發展經濟。1979年1月宣布停止炮轟金門,此後維持近40年的和平狀態,福建方面最近還有供水金門之舉。


  圖3,國共兩軍死對頭,葉飛(左)、胡璉,古寧頭戰役、金門炮戰的對手。網絡圖片。

  2.823炮戰 吉星文殉職

  金門地區面積約150平方公里,相當於今香港特區面積的七分之一。

  據共軍解密檔案,自1958年823炮戰到1959年1月期間,共軍發動大規模炮戰7次,空戰則有13次。

  8月23日,共軍前線部隊在兩小時內發炮3萬多發,台北官方的數據是5萬多發。在44天的「炮轟」中,共軍共發炮47萬發,國軍官兵456人殉職【註4】,三位是將軍。

  毛說:「頭一天……,趙家驤就是這個時候打死的,另外還有一個副司令吉星文也打死了,俞大維身上也染了一點血。」他還講「狂生夜坐」的鬼故事,並伸出舌頭扮鬼,說:「不要怕鬼,你越怕鬼,你就不能活,……我們不怕鬼,所以炮轟金門、馬祖」【註5】。

  毛的談話暴露幸災樂禍心態。炮戰中殉職的趙家驤、吉星文(均中將)、章傑(少將),都是金門防衛副司令官,曾參加抗日戰爭和第一次國共內戰;在盧溝橋七七事變(1937)中,吉星文是抵抗日本侵略的國軍英雄(團長)。毛提到的俞大維,是炮戰時的國防部長【表】;其侄黃敬(俞啟威曾是江青的「青島情夫」),曾任中共天津市委書記、市長;黃敬之子俞正聲是中共政治局常委、政協主席(2013.3—2018.3)。


  圖4,國軍三將:吉星文、趙家驤、章傑,在823炮戰中殉職。網絡圖片。

  3.有狂生夜坐 沉醉暢想曲

  從毛的一系列講話、年譜和解密檔案觀察,炮轟金門是「狂生夜坐」的「暢想曲」。

  毛習慣「半夜辦公」,愛翻古書(包括古代小說諸如《聊齋志異》),常有「狂想」(北京黨媒稱「暢想」、「革命浪漫主義」)。

  一些「歌德派」的頌歌,稱1958是他的「暢想年」(後來有文藝界頌歌「十三陵水庫暢想曲」),既有大躍進加快過渡到共產主義天堂的「暢想」,又有土法上馬、全民煉鋼和7或3年超英國的「狂生夜坐」幻想品,更有「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敢想、敢說、敢幹」、軍事化的「人民公社」。

  大躍進、人民公社等瘋狂式政治運動,引發毛「鼓足幹勁」的更狂熱,衍生炮轟金門的奇想。這是「狂生夜坐」的常態。

  4.穿睡衣開會 說打而不登

  在大躍進和「豐產衛星」升天(畝產只有幾百斤吹成幾千、上萬斤)的亢奮下,毛有炮轟金門的狂想,但並無勝算的十分把握。他致函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懷、黃克誠,寫道:

   「睡不著覺,想了一下。打金門停止若干天似較適宜。……一鼓作氣,往往想得不周,我就往往如此,有時難免失算。」【註6】。

  有點荒謬的,炮轟的「戰略意圖」最初並不清晰,毛並未向軍方說得「精準」,共軍總政治部誤以為要速戰速決打下金門。據《毛澤東年譜》引述的解密檔案,總政治部的對台廣播(8月27日)稱:「對金門的登陸進攻已經迫在眉睫」、「決心解放祖國的領土台灣及沿海島嶼」。

  炮轟的戰略意涵,最初是「意在擊美」

  9月初,毛說:

  「美國說……要撤退金門、馬祖,但是蔣介石又不撤。你不撤我就打,你一撤我就可以不打,你全部撤走我可以一炮不打。」

  曾任《人民日報》總編輯的吳冷西,在其回憶錄也透露毛的談話:「我們的要求是美軍從台灣撤退、蔣軍從金門、馬祖撤退,你不撤我就打。」

  吳冷西又說,8月25日(823炮戰第3天)毛在北戴河游泳場休息室召開高層會議,他「穿著睡衣就主持開會」,說:「我們不說一定登陸金門、也不說不登陸,……登陸金門不是一件小事。」【註7】

   5.古寧頭慘敗 不再提兩撤

  官方出版物《毛澤東傳》稱,毛的「最初預想」,「是要通過炮擊來封鎖金門,最後迫使蔣介石集團放棄金門,達到收復金門的作戰目的」(頁858)。

  在「戰略初衷」落空之後,毛不再強調「兩撤」,改以「打而不登」為炮轟主調。其因,一是無登陸成功的把握;二是未忘古寧頭戰役的「慘敗教訓」。

  1949年10月24日,3野的葉韋兵團(葉飛、韋國清第10兵團)指揮28軍、29軍,渡海強攻金門古寧頭,以慘敗收場。據共軍解密檔案,在三天三夜的惡戰中,共軍9000多人戰死或被俘【註8】,幾乎是全軍覆滅。

  1955年,中共中央軍委首次授軍銜,軍長依例授中將銜,但28軍軍長朱紹清只授少將。這是對古寧頭戰役慘敗的問責。


圖5,金門前線「戰鬥標語」。網絡圖片。

  6.以炮戰摸底 又涉及整人

  炮轟的意涵,首先是「摸底」。

  一方面,毛試測共軍自身的炮兵作戰能力;另方面,試探敵方(國軍)的防衛、應變能力,觀察美國的反應:有無迫使蔣介石撤出金、馬的決心。

  整人、製造恐怖,達到恐慌不安,是第二個意涵。


  據《鄧小平文選》和解密檔案,愛整人是毛的一大「特色」。鄧小平說:「誰不聽他的話,他就想整一下,但是整到什麼程度,他還是有考慮的。至於後來越整越厲害,不能說他沒有責任。」

  9月上旬毛說:

  「金門島把廈門變成一個死港,馬祖島就把我們閩江海口塞住了,這得整它一下。……美國人不整是不行的。」


  吳冷西的回憶錄,也提到毛整人;毛說:「這次炮轟金門,……就是要整美國人一下」,「有機會為什麼不整它一下」。

  毛的整人,後來是時轟實炮,時放零炮。9月13日,他致函周恩來:

  「大打之日,不打零炮,小打之日,是打零炮」,「白天黑夜打零炮,……使敵晝夜驚慌,不得安寧。」


  後來,周回應毛:「對金門作戰方針,仍以打而不登,斷(絕金、馬的後勤補給)而不死,使敵晝夜驚慌、不得安寧為妥。」

  以戰迫和,是第三個意涵。


  密集炮轟與時打零炮交錯,使美、台極為緊張,迫使美國恢復大使級會談(華沙會談)、台灣接受統一的談判。

  7.拒共同艦隊 給蘇聯顏色

  許多年來,港、台和外國述評823炮戰的文章,大都說毛與蘇聯赫魯曉夫有軍事合作,炮轟金門是增進合作。事實並非如此。

  我的解讀是:「給蘇聯一點顏色看」,是炮轟的另一意涵。

  炮轟金門前,北京請求莫斯科援助海軍建設(核潛艇)和沿岸防禦被拒絕;蘇聯大使尤金又傳錯話,說蘇、中、越可建立共同艦隊,毛認為有損主權而拒絕。赫魯曉夫又不支持大躍進,令毛十分不滿,炮轟金門是向他警告:不靠蘇聯也敢幹。

  在炮轟金門之前的一宗政治事件,亦關乎中蘇兩共關係。1958年5月,毛指令中共中央軍委會清算軍中的教條主義、資產階級路線,涉及搬用蘇聯軍隊現代化的舉措偏多,宣傳「毛澤東軍事思想」偏少;受抨擊的是軍方訓練總監部、軍事學院及高級將領蕭克、李達上將,亦牽涉劉伯承、葉劍英兩元帥。此事件暴露中蘇共當時已有裂痕,不可能有炮轟金門的實質合作。

 註1,《葉飛回憶錄》,解放軍出版社(北京,1988),頁641。
 註2,《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七十年》,軍事科學出版社(北京,1997),頁481。

 註3,同註1,頁681。
 註4,
http://www.cna.com.tw/news/firstnews/201808230113-1.aspx
 註5,《毛澤東思想萬歲》,頁290。
 註6,《建國以來毛澤東文稿》第7冊,頁326。
 註7,《憶毛主席》(吳冷西),新華出版社(北京,1995),頁74、75。
 註8,同1,頁352。

表,金門炮戰指揮系列


0類別

概要

1共軍
 (中國人民解放軍)
 指揮系列

最高統帥:毛澤東,中共中央、中央軍委主席
政府首長:周恩來,國務院總理
彭德懷元帥,副總理兼國防部長
共軍總參謀長:粟裕大將(1954.10—1958.10)
黃克誠大將(1958.10—1959.9)
羅瑞卿大將(1959.9—1965.12)
福建前線總指揮:葉飛上將

2國軍
 (中國國民革命軍)
 指揮系列

最高統帥:蔣介石,總統兼三軍統帥
政府首長:陳誠,行政院院長
俞大維,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國防部長
國軍參謀總長:王叔銘上將(空軍)

3國軍金門防衛司令部

司令官:胡璉上將
副司令官:趙家驤中將(後劉鼎漢中將接)
副司令官兼政戰部主任:柯遠芬中將
副司令官:吉星文中將(陸軍)、高舉少將(海軍)
章傑少將、張星源少將(空軍)
張國英少將(兼11軍軍長)

4國軍殉職三將軍

趙家驤(1910—1958),河南人,曾任第5軍團參謀長、
東北剿共司令部參謀長、陸軍參謀長
吉星文(1908—1958),河南人,七七盧溝橋事變時國
   軍團長,後任29軍37師師長、129軍軍長、澎湖防
   衛部副司令官。
章傑(1909—1958),山西人,曾任空軍第二區司令、
   聯勤總部副參謀長。

當代名家網編表,2018.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