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孫政才政治案 仍有人想不通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4.19,A17版
上網:2018.5.7
字數:原文1,888,上網2,445


 圖1,倒台前的孫政才(左);在天津法院一審中讀稿「悔罪認罪」的孫政才(右)。網絡圖片。


  關鍵詞:政治清算,羅織罪名,司法程序,判決,認罪,搞臭,清到位,示眾,法治
  相關人物:孫政才,令計劃,郭伯雄,周永康,薛蠻子,高瑜,胡耀邦,溫家寶

  孫政才的案件,於4月12日在天津一審。

  第一黨報於13日發表「本報評論員」文,稱「黨內存在的思想不純……等突出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鬥爭形勢依然嚴峻複雜」。《重慶日報》的「評論員」文,提到「仍有一些幹部群眾不明真相,受到蒙蔽」;聲言要「肅清孫政才惡劣影響……真正清徹底、清乾淨、清到位」,「把維護……總書記核心地位作為第一位的政治任務」。

  早在去年7月15日,孫政才被撤去重慶市委書記職,不久遭扣留審查。9月29日,權力「雲端」以政治局會議之名,把在權力「高端」的政治局委員孫政才「雙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已離開重慶、被關押9個月的人,居然還能「蒙蔽」幹部、群眾,豈不是「神話」?

  官方的政治宣傳,暴露孫案引起爭議;也發出繼續政治整肅的警號:政治清算將「清到位」,在強(敢)亮劍之下建立「核心地位」的絕對權威,達致高度的「集中統一」。

  1.重政治清算 批背棄宗旨

  引起爭議的主因,是政治清算和「先定罪後裁判」之弊。

  去年7月24日,官方宣布對孫政才立案調查,並無解釋扣留的原因。直到9月29日宣布「雙開」,才透露涉及「利用職權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但批孫的要點在政治層面:「動搖理想信念,背棄黨的宗旨,喪失政治立場;……洩露組織秘密。」

  接下去,是不停的黨媒政治清算。黨報稱孫政才、令計劃等是「政治野心家、陰謀家」,並稱頌總書記的決定「非常英明」,要「向總書記看齊」。

  這一系列的訊息,突顯官方處置孫政才是以政治清算的手段為主,大肆羅織政治罪名,達致「搞臭」的目的。

  值得關注的,一審庭審公布的起訴要點,只有收受財物的指控。關於「洩露組織秘密」等,並不在起訴範圍。黨媒清算與檢方起訴的落差,令社會質疑孫案。

  2.被告先認罪 違背刑訴法

  就司法程序而言,官方的處置是否公正有不少疑點。

  第一疑點,是媒體(黨媒)裁判(或稱輿論裁判)對當事人(被告)不公正。

  在真正法治的社會,刑事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後,社會各界和媒體不得透過報紙、電視台等媒介,給被告羅織罪名、妨礙司法獨立,形成對當事人的輿論裁判。官方對孫案的處置,卻先聲奪人,指令黨媒對當事人展開政治清算,把他「批倒」,並有擁戴核心的表態。這是回到毛朝的媒體裁判。

  一審的司法程序對當事人是否公正,是第二個疑點。

  一審走完庭審程序(檢方起訴、證人出場、辯護人發表辯詞)後,法官未判決(院方稱擇期宣判)。但是在庭審的電視畫面,孫政才卻在讀稿:「咎由自取,罪有應得,自己心服口服,真誠地認罪、悔罪,真誠地服從法院判決」。

  法院既然「擇期宣判」,被告怎麼在判決前有此表態?
  
  1979年制訂、2012年第二次修訂的刑事訴訟法(簡稱刑訴法),第12條規定:未經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第50條規定:「不得強迫任何人證實自己有罪」。

  依據刑訴法,案件未依法判決,當事人在法律上是無罪的。在天津第一中院的庭審,孫政才竟先「認罪」並表示「服從法院判決」,豈不是太荒謬?

  順著常理思索,當事人如果仍有個人的「自由意志」,而非遭受政治恫嚇、刑訊逼供或家屬安危受威脅,不可能在法院判決前「認罪」和「服從法院判決」。

  在孫政才之前,原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委員郭伯雄、書記處書記令計劃等,都有類似的表態。


 圖2,四川省閬中市法院曾於2016年舉行公開宣判大會,召集居民觀看。網絡圖片。

  3.電視示眾式 成為新常態

  這幾年,政治整肅的非常手段,不只是把「要犯」扣押起來就要他認罪、悔罪(大都還未完成檢察院正式逮捕手續,更不要說法院判決),還押至電視台(或事先錄影)亮相,穿看守所囚衣,公開讀出認罪書。從知識界的大V薛蠻子、高瑜,到維權律師、抵制拆十字架的神父和「政治要犯」,都有這樣的「示眾認罪」。

  這是變相的遊街示眾。毛首創的遊街示眾,是山寨式(毛說:「我在〈湖南農民運動參察報告〉媮縑y戴高帽子遊街』……我是罪魁禍首。」據《毛澤東思想萬歲》,頁697)。

  現在的電視示眾,則利用「現代先進傳播器材」,更有「強亮劍震懾力」的「立竿見影」效果。
這種「非常」的手段,成了見怪不怪的「新常態」,社會遠離真正的法治之道。

  當事人的「反常」,官方的「新常態」,折射毛朝「認罪」表態模式的回潮。

  在胡溫新政期間(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發表的〈政治夾縫中的絕路〉一文,提到毛文革時(1966—1976)北京市委書記處書記鄧拓自殺前留遺書,結尾是政治口號:「我們敬愛的領袖毛主席萬歲,偉大的毛澤東思想萬歲」;文章的評論是:「不做這種表態,家人恐怕也難逃牢獄之災。……在他身後,翦伯贊、傅雷等知識分子的遺書,也都做了這樣的表態」(新華月報2012年4月下第8期,頁71)。

  孫政才的表態,與鄧拓、傅雷等的表態,只有五十步與一百步之差。

  4.兩高頒法釋 禁遊街示眾

  早在1988年,兩高(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就下達〈關於堅決制止將已決犯、未決犯遊街示眾的通知〉;2015年,最高法院下達的第3號文件,有此規定:「禁止讓刑事在押被告人或上訴人穿著識別服、馬甲、囚服等具有監管機構標識的服裝出庭受審。」

  改革家胡耀邦、溫家寶呼籲遵守人道主義原則。溫說:「要尊重一個人的人格,……犯罪的人都要尊重他們的人格。」

  保護民權的法律,大都成了「白條」,顯現各級當權者的「左習慣」:「惡習難改,習以為常」(網民留言),這是逆社會文明之路。

  肅貪必須在法治的軌道,不糾纏於政治報復、政治表態;建立包括公務員申報財產、利益的廉政制,是不可或缺的制度構建。

  更正:本文在報紙刊出時,第一分題下第二小段:「政治清算要『清到位』,在強(敢)亮劍之下建立『核心地位』的絕對權威。」被錯排為:「政治清算把『清到位』在強(敢)亮劍之下建立『核心地位』的絕對權威。」其中「把」是「要」之誤植。特此更正,敬請讀友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