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捐精也要姓黨 秦皇不能倒下

丁望

原題:精子也要姓黨 秦皇不能倒下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8.4.12,A21版
上網:2018.4.23
字數:原文1,888,上網2,204


圖1,秦始皇畫像


  關鍵詞:捐精,姓黨,紅色基因,講政治,高大形象,愛國主義,秦始皇,兵馬俑,活埋,工匠

  北京的捐精志願者必須「姓黨」,是近日受網民關注的「新鮮事」;6噸重的秦始皇銅像被風吹倒後,有「秦皇不能倒下」的爭論,則被視為「苦澀的笑話」。

  據法新社的報道,北京大學第三醫院人類精子庫招募捐精志願者,於4月上旬列出的門檻之一,是「姓黨」:「擁護黨的領導,熱愛社會主義祖國,忠誠於黨的偉大事業」。但相關的網絡通告,兩天後被刪除。

  法新社沒有後續的消息,各地網絡平台則有對門檻的解說或議論。

  1.重紅色基因 捐精有門檻

  有網站或微博的留言,謂捐精者如要表態「擁黨愛國」不算什麼,過去有許多先例。行政、事業機構或國企招聘人員,大都有「政治面目」的門檻,即必須是黨員或擁戴什麼的。

  這一類「姓黨」的門檻,與近期宣傳的紅色基因有關。紅色基因指政治血緣或原來的「階級出身」,紅二代、紅三代或出身公職家庭的黨員,在公職招募中,往往被「優先考慮」。參與涉及紅色基因之英模(學雷鋒之類)或「擁黨愛國」活動的「積極分子」,也被視為「政治可靠」、具備紅色基因的一群。

  有人引述「傳承紅色基因、擔當強軍重任」的宣傳:「堅決聽從指揮、鑄牢絕對忠誠的政治品格」,表態支持「精子門檻」;說捐精者具有「絕對忠誠」的紅色基因,便可增強「絕對忠誠」的隊伍。此說被一些網民指為荒謬的「血統論」。

  選拔、用人的紅色基因選項,關乎「講政治」的取向。這幾年大力宣傳「講政治」,強調報紙、電視台、黨校「姓黨」,並衍生「是否姓黨」之問。


圖2,本朝宣傳紅色基因(上)、毛朝講政治(下)。

  2.毛朝和江朝 強調講政治

  這與1995年後江朝的「講政治」相似。當時有「兩種改革觀」之說和「姓社姓資」之問,又有批自由化、反和平演變之舉及敵對勢力論。

  「講政治」的取向往上追溯,是毛朝的「政治掛帥」和林彪的「突出政治」。

  自毛朝以來的「一黨領導」體制,黨領導一切、做黨的馴服工具,早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標誌,哪有機關、學校、報紙、電視台不是「姓黨」?

  以報紙來說,從中央級到地方各級報紙,都是黨委的機關報。在解體前的蘇聯,尚有蘇共中央的《真理報》、蘇聯部長會議(政府)的《消息報》;在紅色中國,則沒有國務院、地方政府的報紙,社會上更無民間獨立運行的報紙。

  既然都「姓黨」,官方仍天天喊「姓黨」,實質是強化黨的嚴密管控,大大壓縮思考、言論的空間。

  對於「政治掛帥」衍生的「毛語錄潮」和個人崇拜的造神,對於「突出政治」與政治口號化的弊端,1980年代的中共中央有過理性的檢討。

  改革家胡耀邦(1915—1989)、萬里(1916—2015)等,一再呼籲「汲取文革教訓」,不要再陷於政治形式主義,要有納諫之誠;1992年的小平南巡講話,提出「防左為主」,也是對極左思潮重來的警示。


  圖3,山東濱州市秦皇台景區,秦始皇大銅像被烈風吹倒,「帝臉」被壓扁,「冠冕」上的珠簾碎散一地。網絡圖片。

  3.展出兵馬俑 扯愛國主義

  關於「秦皇不能倒下」,牽涉到地方官的「維穩觀」。

  山東濱州市的秦皇台景區,有一尊秦始皇(前221-前210在帝位)大銅像高19米,號稱「全球之冠」,於4月7日被烈風吹倒,「帝臉」被壓扁。

  這本是風雨無情的意外事故,但在「講政治」的社會,卻有「秦皇怎麼能倒下」之問。

  有維穩官員稱要「講政治」,秦皇不能倒,倒了就可能有謠言、妨礙維穩;有網民則說,自由民主之風吹得起勁,把秦皇吹倒了(大意)。

  這一類小爭論值得深思的,是為何到處都有秦皇銅像或秦皇「英雄化」的電視劇,還有秦朝(前221—前206)兵馬俑的官方展在美國舉行,邀請外賓參觀陝西兵馬俑展館則是「外交活動常態」,這是突出秦朝前的秦國或秦始皇的武功,連兵馬俑也成了「中國的驕傲」。秦朝成了「強軍強國復興中華民族中國夢」的樣板,展出兵馬俑竟扯到「愛國主義」。

  另一值得深思的,是為何「秦皇不能倒」?秦皇的銅像被風吹倒,何關什麼敵對勢力?又怎能扯到維穩?至於有人感到秦皇銅像倒下很痛快,可能是因不滿秦皇的專政、對自由的嚮往,也可能是對到處樹銅像、歌功頌德、個人崇拜的排拒。

  在人人戴口罩、言路阻塞之下,有人「樂見」秦皇銅像倒下,是很自然的事,並不會引起什麼「亂局」。草木皆兵式的「維穩」,實是缺乏自信的擾民之舉。


圖4,兵馬俑值得驕傲?

  4.避焚書坑儒 掩蓋活埋事

  樹立秦始皇的「高大形象」,與毛朝的「批儒(孔)揚法(秦)」有思維的親緣,亦關乎現在的「強人政治」理念(所謂新權威主義)。

  對於帝王的評價,應尊重歷史事實,不應為了「政治需要」而「拔高形象」、掩蓋歷史真相。

  在秦國強大和秦朝建立中,秦始皇頗有功績,特別是統一中國和統一文字(漢字)、度量衡,強軍並抵禦外族侵入等。但是,秦朝的專制統治苛酷,皇帝專斷獨行,箝制言論,誅殺甚烈;皇族奢侈、荒誕,百姓的賦役負擔沉重、生活艱困。農民反抗,秦朝僅存15年而亡。

  西漢政論家賈誼(前201—前169)的〈過秦論〉,論秦始皇「以暴虐為天下始」,「百姓怨望而海內叛矣」;又言:「陳涉不用湯、武之賢,不藉公侯之尊,奮臂於大澤,而天下響應者,其民危也」。此論勾劃出暴虐統治失民心之危。

  就史論史,現在不少宣傳品美化秦始皇、宣傳兵馬俑,掩蓋了焚書坑儒、製作兵馬俑的工匠在完工後遭活埋的慘劇,這是扭曲了歷史。不應把展出兵馬俑稱為「愛國主義」之舉,文史專家資中筠等,就提過兵馬俑並不值得「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