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溫總再報平安 中大出版文集

丁望

原載:信報2014.1.23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9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4.2.28
字數:原文1,888,上網1,980

  


  

  關鍵詞溫總,新書,解構,政治符號,報平安,達沃斯論壇,抹黑
  評介人物:溫家寶,吳官正,賀國強
  引述歷史典籍:明者見於無形,智者慮於未萌(後漢書.馮衍列傳) 。無罪無辜,讒口囂囂(詩經.小雅.十月之交)。

   改革家溫家寶前總理的新書,剛由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出版,書名是《應對挑戰:中國發展的歷史記錄》。這是他在中國大陸境外出版的第一本文集,為中共十八大後出版的第二本文集;首本文集《溫家寶論教育》,於去年冬在北京出版。

  溫氏新書在港出版,釋放的政治符號之一是「報平安」。「溫氏函件」在本月18日見報,也是「報平安」。

  本欄把這束「符號鏈」詮釋為「報平安」,是因為他的普世價值、道德滑坡、公務員財產申報、黨內民主、封建殘餘和文革遺毒之說,受到極左派、極毛派的圍攻和抹黑;更有所謂「中南海權威消息」的小道新聞稱:他已被立案調查快被軟禁。三個月內連續出版兩本文集,無異否定了謠言。

  從三種結構 破解符號鏈

  溫氏文集的相繼出版,為何與個人的政治安危息息相關?得以解構的視角去分析,首先分解權力結構、政策結構、出版物審批程序結構,再破解出版背後的「符號鏈」。

  溫氏在中共十八大退下前,是政治局常委(九常中排第三)、國務院總理,是高於部長的「黨和國家領導人」即高層官員,定格為行政一級,是公務員十五級的頂層(1993前分三十級,關於常委定格為一級,據中共中央組織部文件〈關於中國共產黨機關參照試行國家公務員暫行條例的實施意見〉第二條第一款)。

  中共中央關於出版物的文件規定:「副國級」以上領導人出書,需向中共中央辦公廳報備;程序是「向中央立項」,按正常的送審報批手續。

  副國級指「黨和國家領導人」中的副職,如人大副委員長、副總理和國務委員、政協副主席。

  從上述的權力、政策、程序的結構可知,文集能獲出版權(不少立項上報總書記拍板),「關鍵」在於作者沒有涉嫌的案件,不涉及「黨和國家機密外洩」。

  中共十八大後,退休的常委吳官正、溫家寶、賀國強相繼出版文集,而號稱「政法王」的周常委卻無出版物,亦沒有「函件曝光」,恰折射出版物與個人政治安危有關。

  溫氏新書出版有一特別之處,是委託香港中大出版,並以簡體字排版,文後附詳細註釋,涉及一系列宏觀經濟政策和官方數據。雖然封面和扉頁都有「世界經濟論壇編」七個字,但是從排版、封面和註釋(香港的出版社很難或無法在短期內撰寫)去判斷,此書是北京官方出版物的「樣式」。

  這種在北京排好書版的「樣式」,可確保文稿完全不走樣,政策的表述和數據與官方檔案一致。從過去10年溫氏的演講、文稿和「網談」,可感受到他的憂患意識濃,如《後漢書.馮衍列傳》謂:「明者見於無形,智者慮於未萌。」以上述「樣式」讓文集在香港出版,是他審慎行事的「擇優選項」。在備受極左、極毛派抹黑之下,「審慎」的背後是避免出錯的憂患意識。

  達沃斯論壇 演詞五大類

  溫氏新書的副題是「溫家寶世界經濟論壇講話集」,演詞的時間跨度為2007-2012。附錄的〈過去五年工作回顧〉一文(頁215-225),是在十二屆人大一次會議(2013.3.5)的「政府工作報告」之節錄。

  世界經濟論壇(WEF, World Economic Forum)設於瑞士日內瓦,因年會在瑞士達沃斯舉行,故又稱達沃斯論壇。在溫家寶倡議之下,WEF的「新領軍者年會」(夏季達沃斯論壇),從2007年夏天開始在大連或天津舉行,他均以總理身份發表開幕詞,並在企業家座談會回答提問。

  溫氏新書的內容,本欄歸納為五大類:

  一是以科學發展觀確定的宏觀經濟發展取向,包括深化經改,調整發展模式和產業結構(涉及低碳經濟、綠色經濟),科技創新,改善民生(頁81-95);
  二是應對金融海嘯化解危機,涉及四萬億兩年計劃即一攬子計劃(頁54、62、77、121-124);
  三是正視體制弊端,縮小城鄉、地區、貧富的差距,肅貪倡廉,推行司法改革和「實現社會公平正義」(頁137、207);
  四是逐步推行政改,涉及公務員財產申報制和黨內民主(頁32、164、165);
  五是全球經濟的秩序和改革,包括應對金融海嘯、減緩危機擴散,國際金融體系改革和應對氣候變化(頁51、67、98、102、103)。

  施政有突破 事實抹不掉

  對於讀者而言,本書的價值之一,是編輯、出版者為讀者提供了解和研究事物的載體,有助了解溫內閣宏觀經濟規劃和社會公共政策、溫氏施政理念。

  溫氏主持國務院10年,弘揚改革大家胡耀邦的實事求是精神,不逢迎個人崇拜和造神,深化經改,緩解民疾和民怨,在三農和教育方面尤為進取:廢止農業稅,提供種糧等「四補貼」、赤貧者低保金(救濟金),全面推行有公共財政補貼的「新農保」(養老保險);建立農村義務教育經費保障機制、廢止向農民攤派,向農村貧困生提供書本、寄宿補助和營養午餐。長期未達標的教育經費,於2012年首次達到GDP的4%。

  這都是中共建政或改革以來的首次紀錄,突顯溫氏有承擔的使命感,這是抹不掉的「存在」。「民主作家」說溫氏什麼事也不做只會「做騷」,極毛派攻擊溫氏「賣國求榮為國際資本謀利」,都是赤裸裸的抹黑,正是:「無罪無辜,讒口囂囂」(詩經.小雅.十月之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