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四大將拉下薄 大審判在濟南

丁望

原載:信報2013.8.1 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A17版) 
   思維漫步 專欄
上網:2013.8.16


薄熙來被起訴受賄罪、貪污罪和濫用職權罪。網絡圖片


薄案開審前,出現極毛派的「挺薄」標語。網絡圖片

  關鍵詞四大將,拉下薄,重慶模式,唱讀講傳,挺薄
  評介人物薄熙來,胡錦濤,溫家寶,李克強,賀國強,谷開來,王立軍
  引述歷史典籍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論語)

  北京公子黨名人薄熙來的刑事案,已由最高法院指定行使司法管轄權者。獲授權的山東省濟南市(副省級市)檢察院,向濟南市中級法院提交了起訴書,稱追究被告薄熙來受賄罪、貪污罪和濫用職權罪的刑責。

  被起訴的薄熙來,原是列位於「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高層幹部,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身份兼任重慶市委書記,其涉嫌貪污、受賄、瀆職的揭發和處置,備受艱難,障礙重重。甘冒政治風險、把他「拉下馬」的四大將是:胡錦濤、溫家寶、李克強和賀國強。

  讚唱讀講傳 缺胡溫克強

  北京官方不會透露拉下薄的「關鍵人物」,但薄當權時的一系列演講、頌毛挺薄批溫的極毛派言論,釋放了政治符號。解讀這些符號,可判斷薄案背後的政治角力。

  薄熙來於2012年3月15日後停職,在這之前的三幾個月,他利用開會和接見客人的機會,密集發表突出其政績的談話,大談重慶的GDP高速增長,強調「紅色經驗」如唱紅歌讀紅書講紅故事傳誦毛語錄。

  他大吹「唱讀講傳」時(2011年12月),說:「唱讀講傳已為廣大市民所接受,參與面高達97.3%、滿意度達96.5%。邦國、慶林、長春、近平、國強、永康等中央領導同志來渝時都給予充分肯定。」

  他提到的6人,是中共十七屆中央(2007.10-2012.11)政治局常委。未提及的3人,是總書記胡錦濤、總理溫家寶、常務副總理李克強。

  2008年12月美國金融海嘯衝擊全球時,溫家寶到過重慶,呼籲「把中央關於擴大內需、促進經濟增長的各項政策落到實處」,期望重慶做好2009年的經濟工作,「走出一條以人為本、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的科學發展道路。」

  李克強在2009年7月考察重慶市三峽庫區,了解移民安置,並到渝中區看看危房拆遷區,並未公開「挺薄」。這或許是薄吹「唱讀講傳」時,未提他的原因。

  2012年3月9日人大年會期間,《朝日新聞》記者問薄,為何胡一直未去重慶?他的回答是:「深信總書記會去重慶,而且他看了以後會高興的。」他和同路人盼望的「總書記一定會來」,是並未實現的「重慶夢」。2009年頌毛唱紅火熱之後,溫家寶和李克強亦未到過重慶。

  在薄主政重慶期間,GDP年均增長率在16%上下,與天津並列或競爭第一位,唱紅打黑又吹得很熱,總書記絕跡於重慶(胡溫多次到廣東為汪洋打氣),並非「常態」,突顯他並不贊同薄的「另搞一套」,更不可能認同「重慶模式」。

  權力金字塔頂的權要,到地方視察時的特別「表態」,往往釋放「肯定」或「支持」的政治符號。例如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遠華走私大案傳聞困擾北京市委一把手時,當時的總書記讓他陪同視察北京某地,傳遞「挺」的意向。胡錦濤不去重慶,自是避免被人炒作為「挺薄」。

  當然,去過重慶的要員如中紀委書記賀國強,並非讚賞「重慶模式」表達「挺薄」之意,而是去了解實況或暗中查案。

  把薄拉下馬 常委會共識

  把薄拉下馬,是中共十七屆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會的決定,「常委會共識」尤為重要。在9個常委中,胡溫和李克強、賀國強處置薄的意向最強。據北京政界的消息,主持書記處日常工作的習近平,表示支持胡溫;主管人大的吳邦國、主管政協的賈慶林、主管宣傳和思想的李長春,亦無異議。只有「政法一哥」表示「同意常委會決定,個人有保留意見」。

  從後來王立軍、薄熙來事件的演變去觀察,政界傳聞的「可信度」高。

  薄下馬後,極毛派的網站刊出一首詞,上半闋是:「熙來攘往,薄情怎抵德滿江,莫慌張。胡說溫情,習已為常,強顏歡笑即為相。」

  前三句,寫薄去張(德江)來,挺薄者不會慌張。

  第四句,觸及拉下薄的胡和溫。對於「胡說溫情」,本人在〈中國21〉欄曾有如下解讀:指胡拍板罷免薄公子,溫家寶在(3月)14日記者會上動「情」,說:「現任重慶市委和市政府必須反思,並認真從王立軍事件中汲取教訓」。「說」可解為說話、裁定,也可按古語讀為「悅」,歡悅之意,如《論語》第一句:「學而時習之,不亦說(悅)乎」。

  第五句「習已為常」,指習已成為政治局常委,參與「拉下薄」。

  第六句寫李克強快當總理,喜形於色;所謂「歡笑」,也與「拉下薄」息息相關。

  查貪污受賄 避開性關係

  所謂政治局共識或常委會共識,體現於胡錦濤主導的政治局關於給予薄熙來「兩開」的決定(2012年9月28日)。開除黨籍、開除公職的決定,是根據中紀委的〈關於薄熙來嚴重違紀案的審查報告〉。

  濟南檢察院的起訴書,只追究受賄、貪污、濫權的刑責,不涉及「性關係」。

  處置薄熙來事件,難度遠大於兩陳(陳希同、陳良宇)案。谷開來毒死海伍德、王立軍「叛逃」美領事館,引爆了薄案;而胡溫「拉下薄」的決心和魄力,更是薄案曝光的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