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大衛無限想象 又編溫總罪嫌

丁望

原載:信報2012.12.6星期四
   時事評論版( A23版) 
   思維漫步專欄
上網:2012.12.8

  關鍵詞遊說,橫財,無限想象,審批,平保,張蓓莉飯局,山寨式
  評介人物溫家寶,張蓓莉,馬明哲,朱鎔基,張大衛,奧巴馬

    繼極端毛派之後,美國《紐約時報》發起圍攻改革家溫家寶的「冬季攻勢」。在11月24日、25日再刊出記者張大衛(David Barboza)的所謂「調查報道」:〈一場遊說、一筆橫財和一位領導人的家庭〉(Lobbying, a windfall and a leader’s family)、〈一筆隱藏在香港的平安股權〉(Another big stake in Ping An, hidden in a Hong Kong investment)〔下稱「紐文二三」〕。

  如同第一篇調查報道〈中國領導人家庭隱秘的財富〉(Billions in Hidden Riches for Family of Chinese Leader),後續兩篇的可信性引起不少人的質疑。

  「紐文二三」是常見的「小道式產品」,如同「維基解密」中號稱「北京機密內幕」,充斥常識、邏輯的錯誤。這一類「內幕」,靠北京「小道掮客」提供的「線索」,就想當然寫出疑似的「故事」,「引導」讀者「無限想象」:沒有具體的事實根據,靠「大膽想象」羅織罪嫌,與北京極毛派的烏有鄉網「無限上綱」抹黑溫家寶相似。

  是一場遊說 非一筆橫財

  「紐文二三」寫的「事」,可歸納為十一個字:平保,審批,飯局,人頭,周大福。

  平保,指中央級大型國有企業(簡稱央企)平安保險。

  審批,指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前後,平保接到分拆業務的指令,負責人馬明哲致函溫家寶副總理等,請求維持原來的壽保、財保業務,獲審批而避免分拆。

  飯局,指馬明哲與溫家寶夫人張蓓莉吃晚飯。

  人頭,指泰鴻老闆段偉紅,用溫家族的人名、身份證購入平保股票。

  周大福,指溫夫人親戚或同事的公司,與香港「周大福」的密切關係。

  在「紐文二三」中,平保「遊說」與溫家寶審批,是「要害」部分。它稱這場遊說,使溫家發了「一筆橫財」,對平保的投資獲利22億美金;溫母「通過和泰鴻有聯繫」的投資公司,擁有平保股票價值1億2千萬美元(重複第一篇的「故事」,溫家已否認)。

  
稍了解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管理央企的權力結構,都清楚這種事實:平保向溫氏報告並請示分拆事,溫氏參與審批,是正常的請示/審批程序。

  「紐文二三」提到溫氏當時的職務是副總理,對相關的權力結構、溫氏的其他職權卻不甚了了。

  1997年9月中共十五大後,溫氏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1998年3月國務院換屆,他在朱鎔基內閣任副總理。此外,他是中共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組長朱鎔基)秘書長、中央農村工作小組組長、中央金融工作委員會(簡稱金工委)書記。他在國務院分管的範圍,是財政、金融和三農等。

  金工委審批 按正常程序

  當時的央企黨委,分別受中央企業工作委員會(企工委)和金工委領導。金融、保險業類國企的合併、分拆、重組,由金工委審批,再報中央財經小組定案,最後由朱鎔基總理拍板,重大的定案,還要報政治局常委「圈閱」、由總書記點頭。

  九十年代末中共中央應對亞洲金融危機,是「集體團隊」的審慎行事,處理大型央企不是一人決策、一人說了算數。這是化解危機的成功因素之一。

  平保的重組,經保監會、金工委、財經小組和國務院發計委層層審批,由朱鎔基拍板,絕不可能是溫家寶的私相授受。在這種審批流程中(參與審批的部長及高於部長的「黨和國家領導人」超過10人),極難出現「權力尋租」(power rent-seeking)。所謂一場遊說換來了「一筆橫財」,是沒有根據的「無限想象」。

  「紐文二三」稱:溫家寶及其親屬,並未以自己名義持有平保股份。既未持有股份,何來22億美元?

  張蓓莉飯局 不知說什麼

  在「一場遊說」和「一筆橫財」之間,「紐文二三」加了一段「插曲」:張蓓莉與馬明哲的一次飯局。

  「紐文二三」稱,1999年6月,平保北京代表處的李春彥「帶張蓓莉」(brought Ms. Zhang)去見平保董事長馬明哲,並共進晚餐。
「紐文二三」稱,不知他們說了什麼,但提到馬明哲在飯局後的「反應」:「很激動」(very excited)。為什麼「激動」?「紐文二三」沒有說。

  這段「插曲」令人生疑。一是張氏係「黨和國家領導人」夫人,按北京官場的禮節,馬明哲(按官本位比較是副部級)應去「拜訪」張氏,而不是由平保的職員(處級)「帶」她去見馬。這是「出格」之舉,令人難以置信。會不會是「小道掮客」提供「內幕消息」摻假?

  二是即使有這次飯局,而馬又有「激動」反應,也不能扯到「一筆橫財」。說人家得了「橫財」,要拿出實實在在的證據,不是在邏輯之外的「無限想象」。

  「紐文二三」稱:「沒有發現溫家寶與家庭成員分享內幕信息的跡象」(found no indication that Mr. Wen shared inside information with family members)。既然沒有「內幕交易」的跡象,一次飯局又能「說明」什麼?連人家說什麼都不知道,怎麼可以「想象」出罪嫌來?

  高官的審批或權貴的飯局,不等於涉及利益輸送。美國的奧巴馬總統為三軍統帥,不能因此而「想象」他的相關指令,涉及向軍火商輸送利益。他到緬甸,對昂山素姬行面頰禮,頗有「激動」之態,但不能因此「想象」兩者有何私情。只有不知面頰禮為何物者,才會有「山寨式」的想象。

  「紐文二三」從「一場遊說」和一次飯局,扯到「一筆橫財」,正是不合邏輯的、「山寨式」的想象。能有公信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