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最熱術語圈粉 頌紅書銷泰柬

——中共十九大前的熱身運動.之二

丁望

原載:信報〈思維漫步〉專欄,2017.4.20,A12版
上網:2017.4.22
字數:原文1,888,上網2,180


 上海的《解放日報》,以〈這本書在全球「圈粉」無數〉,突出紅書的「轟動」,2017年4月16日第3版。


  關鍵詞:圈粉,圈地,三圈,紅書,核心,金鑰匙,回應,表忠,擁戴

  以核心權威、擁戴核心和偉大鬥爭為主旋律的政治熱浪中,北京的政治術語日新月異,常出現令人有點意外感的新術語。

  近日炒得最熱的術語是「圈粉」,它配合核心人物「重要講話」和「著作」(紅書)的宣傳,頌揚紅書的外銷。

  4月15日,官方通訊社通稿〈一部中國著作的世界回響〉(下稱「通稿」),讓「圈粉」亮相;16日,第一黨報和不少地方黨報刊此通稿,「圈粉」迅速成為官場表忠的時髦語。

  「圈粉」的意涵是什麼?紅書向泰國、柬埔寨、巴基斯坦、土耳其提供窗口和金鑰匙?「圈粉」突顯核心人物善於「抓牛鼻子」?這是本文述評的要點。

  圈粉有兩源 粉絲和圈地

  「圈粉」的出現,關乎核心人物「談治國理政」的書,在泰、柬、巴、土分別發行泰、柬、烏爾都、土文版,官方在四國有「高規格」的儀式。

  通稿稱紅書是「一部全球圈粉的書」,但未解釋「圈粉」的含義。

  以比較歷史的視角解讀「圈粉」,它有兩個來源。

  第一,「當今」之源:從廣義社交網絡的術語「粉絲」(fans)轉化而來,泛指友善者、崇拜者;或稱擁戴者,如同港人口語中的「擁躉」。

  第二,「歷史」之源:在1990年代末以來的城鎮化,廣州、北京等地有「圈地」亢奮,炒熱房地產業;各地還有截江斷河的「圈水」,大建水電站以刺激GDP「量增」;也有「圈錢」,例如攔路收錢「創收」。

  「圈粉」的原意,是透過網絡或其他社交平台,讓「粉絲」不斷「量增」,以擴大擁戴群和影響力。北京等地有不少詐騙團夥,以有償「圈粉」(買粉),編造汽車裸模等的「粉絲」。

  北京官方用於政治範圍的「圈粉」,本意或是吸引、影響了讀者或擁戴者;是褒義詞,突顯紅書「好犀利」(了不起)。

  以「圈粉」描述吸引力、影響力,讓人聯想到上述三圈和假大空的有償「圈粉」,有「圈」的霸道,或還有「撈」的不正當手段,令人感到貶義詞之味。不如用「擁粉」(擁抱粉絲表達親善之意),比較中性、客氣。


  「一黨領導」體制下的政治用語,習慣以動詞抓、搞、揪、鬥等搭配,突顯公權的伸張力,例如抓牛鼻子、搞思想改造、揪牛鬼蛇神、鬥黑五類,顯現強制性,也往往包含強化專政職能的執政觀。

  近30年的三圈,加劇生態環境破壞和「野蠻拆遷」、地方掌權者以「創收」撈灰色收入。了解歷史的人,聽「圈」而有霸道之感。

  抓牛鼻強手 提供金鑰匙

  14日,官方派出中宣部副部長兼外宣辦室主任,到伊斯蘭堡主持烏爾都文首次發行儀式。17日的土耳其文首發式「規格」更高,由具政治局委員銜的副國級高官致詞,顯示對紅書發行的「高度重視」。高官口中的紅書是:「國際社會了解當代中國的重要窗口、尋找中國問題答案的一把鑰匙」(人民日報19日,2版)。

  在泰、柬、巴首發式,中宣部副部長的講話更「神」。說十八大「成績單不斷刷新」,是因為有「主席治國理政思想的指導」(有「主席思想」的標籤),「抓住了當前人類社會主要矛盾的牛鼻子(抓住關鍵之意),提供了獨具東方智慧的中國方案」;是「解決諸多世界性難題的金鑰匙」(解放軍報15日,2版)。


  「鑰匙」與「金鑰匙」有含金、不含金之別,這是官場頌歌的差異:有的「隨大流」回應,適可而止;有的則「加碼」表忠,以贏取來自頂層的「關愛眼神」。

  通稿稱:「在三國上至政要下至普通民眾中掀起了一種競相購買、先睹為快的熱潮」;又說:「從政要到學者,再到普通民眾」,「在全球範圍內『圈粉』無數」,並標出第一段分題:一部全球「圈粉」的書。

  所謂無數,並非沒有數字可計。通稿稱,紅書收入2012年11月至2014年6月的講話、批示等,兩年半發行量超過620萬冊,發行地超過100個國家、地區。

  有自稱「高舉紅旗愛國者」,在網上留言,謂紅書堪與文革時的紅寶書毛語錄、毛選相比;一位「數學迷」則稱「有數可計」:以最低的版稅10%計算,一本紅書的版稅收入至少超過6200萬元,加上其他幾十本出版物,總數是幾個億,遠比朱鎔基、李瑞環的版稅多。

  黨媒炒圈粉 粵滬搶標題

  每有「重要指示」或紅書出台,各地黨委和黨報有表忠式的回應,且攀比頌揚的「高度」。

  這次通稿亮出「圈粉」,引起的地方回應挺熱鬧。幾家中央級報紙和一些地方黨報於16日轉刊,大都沿用它的標題〈一部中國著作的世界回響〉(多刊第3版),幾家報紙保留通稿第一段的分題。

  最熱心回應的,是上海的《解放日報》和廣東的《南方日報》,標題均寫入「圈粉無數」。《解放日報》的標題是〈這本書在全球「圈粉」無數〉。

  北京市的《北京日報》在16日未「隨大流」,17日才補刊,也保留關於「圈粉」的分題。這是罕有的地方黨報「補課」,折射北京市很在乎「回應滯後」之失。

  發行紅書的四國是社會、經濟比較落後的國家,土耳其近日還有體制之變,增強總統的集權,引發民間抗議。官方熱炒「圈粉」,或有毛朝的「第三世界取向」:投入大量資金、人力展開宣傳,增強在弱小國的影響力,以配合「一帶一路戰略」。

  中共十九大將在今年秋冬舉行,頌揚核心和表態效忠,是會前「熱身運動」的主調。從紅書在外國「圈粉」的政治宣傳,到高官對核心的頌揚和表忠,都關乎十九大正式確立核心人物的「領袖」地位和權力重組。黨報和軍報強調:「堅定自覺地忠誠核心、擁戴核心、維護核心」;又稱:「總書記的領導核心地位,是在新的偉大鬥爭實踐中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