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LEBRITIES PRESS (HK)
  

 
 
 


亞文革大輪廓:造神和大批判


丁望

原載:
信報月刊2014年8月號
   頁66-69
上網:2015.8.23
字數:原文5,081,上網5,362


2013年12月24日毛澤東出生120周年,湖南韶山毛銅像廣場
網絡圖片

  關鍵詞:文革,文革遺毒,亞文革,新權要,個人崇拜,重慶模式,蘇東波,憲政論,大造神,大批判,大清洗,大集權,一黨領導,全權主義,民間社會,普世價值

  自1982年中共十二大以來,政治的左手與經濟的右手並舉,是「一黨領導」體制的常態。不過,不同的時段,因最高當權者執政理念、權力觀和個人「偏好」(或偏惡) 的差異,而有政治管控相對寬鬆和嚴緊之別。

  八九學潮後上台的總書記,著力於對學潮的秋後算帳和批自由化,有「問一問姓社姓資」的大審查,並有造神的個人崇拜,政治生態較為惡劣,這是江朝的一大特色。

  胡溫新政10年(2002年11月至2012年11月),有新三民主義論、科學發展觀出台,政治生態相對寬鬆些。但是,「太上皇」透過當權的親信遙控宣傳、政法系統,胡、溫並未掌控筆桿子、刀把子,受「宣傳王」和「政法王」的牽制。「太上皇」在槍桿子的「後影響力」,也還相當大。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後,政局向左急轉彎,出現了「亞文革」。

  本文述評「亞文革」的輪廓,先略析「亞文革」之意涵,觸及文革和毛澤東的評價;接著,述評「亞文革」的「四大」特點:大造神、大批判、大清洗、大集權。


  有文革遺毒 出重慶模式

  毛澤東發動的文革長達10年(1966.5-1976.10),在江青集團倒台後,還有一段「後文革」。1977年7月,中共十屆三中全會的公報,仍宣傳文革的「偉大勝利」,聲稱堅持毛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

  直至1979年秋,葉劍英代表中共中央發表慶祝「十一」30周年的講話,才正式否定和批判文革,稱文革是「一場駭人聽聞的浩劫」。

  更全面、系統否定文革和「總結經驗教訓」,是1981年6月的事。由改革家胡耀邦等參與擬草,鄧小平、葉劍英等拍板的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決議(題為〈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全面批判文革的決策之失和社會禍害、毛澤東晚年的「嚴重錯誤」。

  文件稱文革「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發生文革的一個原因,是「黨的權力過分集中於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


  儘管否定和批判了文革,但文革遺毒和文革殘餘勢力仍在。
  
  2009-2012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兼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取得「政法王」周永康「半獨立王國」勢力某種程度的支撐,在重慶以「敢想敢說敢幹」、強勢「維穩」的手段,加強社會管控,實行個人專斷的施政,並局部「復活文革」,為毛再造神,廣立毛銅像,唱紅歌和念語錄、演樣板戲的活動,令許多人有文革再來的危機感。

  薄的重慶模式,也引起中共高層爭論。改革家溫家寶總理多次提到封建(主義)殘餘和文革遺毒阻礙改革;經濟體制的深層改革,要有政治體制改革的「配套」。

  2012年3月,胡錦濤、溫家寶和李克強、賀國強等聯手,剝奪了薄的重慶實權,擬整頓地方強勢人物抗命「另搞一套」。

  來了亞文革 再造毛神壇

  北京高層的政治鬥爭錯綜複雜,薄下台不到一年,便出現了範圍遠大於重慶市的「亞文革」。

  所謂亞文革,以通俗的話來說是疑似文革,指類似文革的一些模式、舉措,令人有文革「好像又來了」的感覺。

  本文對「亞文革」的解讀是:中共中央新權要並無打出文革旗號,社會上沒有正式稱為文革或新文革的政治運動,但一些執政理念、社會管控舉措,有類似毛澤東思維或文革模式之處,例如造神的個人崇拜,對知識界的大批判、大清洗,權力的更集中和大權獨攬。


  「亞文革」的意涵,還在於社會大眾對政局的向左大轉彎(經改則還緩慢推行)的了解比較淺;對於類似文革的舉措、活動,多有「迷糊」之感,似感受到文革的一些「氛圍」,卻又說不太清楚。

  毛重上神壇 個人崇拜熱

   「亞文革」的第一個特點,是大造神,再造毛神壇,也為現在的當權者樹立個人權威(或曰領袖權威)。


  新權要的「1117講話」(2012)和「15講話」(2013),闡述「三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提出「兩個不能」:「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其意涵,是對毛的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要有自信,肯定毛對兩個時期的功績;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事物,去否定毛的歷史地位,不能割斷毛與改革開放的「歷史連貫性」。他強調不能否定毛,「否則會天下大亂」。

  他又「復活」或強化毛樹立的樣板,如雷鋒、楓橋經驗、沂蒙精神和「硬骨頭六連」。

  不少城市出現唱紅歌、樣板戲和跳集體舞、大聲叫口號的「廣場大媽」;類似毛時代街頭里弄委員會的「新大媽」(穿光鮮花衣服,與毛時代的「馬列老太太」模樣不同),串門、巡街加強社會監控。各地大街、大學校園的高大毛塑像,也比以前多了。

  這是「亞文革」的城市標誌。有人說,薄的重慶模式,在北京、上海等地的某些角落「復活」了。

  悲蘇聯解體 展開大批判

  全面強化思想意識的控制,在知識界展開大批判,是「亞文革」的「內核」。


  新權要「南察」的「十二月講話」(2012),凸出蘇聯解體和蘇共垮台的「歷史教訓」:蘇共對思想意識的失控,西方的滲透顛覆,幹部失去信仰和理論自信,使蘇共和蘇聯崩潰,一夜之間「城頭變幻大王旗」,沒有挺身而出的「一男兒」。

  所謂汲取歷史教訓,就是不能否定蘇共和列寧、斯大林的功績,不能陷於「歷史虛無主義」;要加強思想意識控制,清查自由化和防範西方的「西化」,不要「把思想搞亂了」。

  避而不提「一黨領導」體制弊端、官僚特權階層及其對深化改革的抗拒,引起思考型學者和紅二代的議論。外交關係學者資中筠、胡耀邦三子胡德華都發表了談話,對「蘇東波」(蘇聯東歐改革民主波潮)另有解釋。胡氏說:「埋怨蘇聯的領導人背叛,埋怨蘇聯人民沒信仰,埋怨帝國主義的顛覆,而唯獨不從內因查找問題。這對嗎?這符合辯證唯物主義嗎?」

  在後來的多次演講,新權要仍強調加強思想意識的控制。其觀點,與八九學潮後上台的總書記相似,後者提出「兩種改革觀」和「姓社還是姓資」,強調毛的無產階級專政論和強化專政職能。

  在中共中央第9號文件(2013年4月)和「政工16條」(2013年5月)下達後,北京等地對知識界展開大批判,顯現新權要「笑臉」之後的強硬手段。極左派打衝鋒,轟擊憲政論、民間社會論、新聞自由論,繼續對普世價值的清算。大批判的文章,大都刊於中宣部的《紅旗文稿》、社科院極左派控制的一些刊物。

註釋:
  
 1. 紅旗(半月刊,北京)1981年第13期,1981.7.1,頁2-38。
 2.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20621.htm
 3. 丁望:四大將拉下薄 大審判在濟南,信報(香港)〈思維漫步〉專欄,2013.8.1,A17版,
http://www.celebritiespress.com.hk/01130801.htm
 4. Secret Beijing memo reveals hardline grip of Xi the smiler, The Sunday Times, 19 May 2013 http://www.thesundaytimes.co.uk/sto/news/world_news/Asia/article1261311.ece